-伏鶴司-

高亮,你要取关我就别关注我谢谢。鹤丸是我夫君_(:з」∠)_大概是個新人文手,十分杂食但每对都可逆不可拆(有些也不能逆!),略洁癖。養成中,請多指教。

#仪追 温兰〔200粉纪念点文1〕

•蓝景仪×蓝思追
•含有忘羡
•醋溜子凌妹妹(虽然不吃追凌但是超爱看金凌吃醋hhhhhh)
•高亮!!文中的青行灯不是阴阳师的青行灯啊!是因为青行灯这种妖怪的故事比较合适作为事情的引子 

        一篇200粉的纪念。
         一个不小心写的超级长……是 @金如兰 姑娘点的文。
姑娘要求有醉酒梗但是貌似只写了一点点估计没有发挥出醉酒的价值……还不会开车子o(╥﹏╥)o
        

————————————————————————

         “魏公子,我可以和小蓝公子他们一起夜猎吗?”
         蓝忘机听到温宁如此向魏无羡发问的时候,脸上竟然显露出诧异来。
         “您放心,我不会说出来的。”
        温宁铁青的脸上展露出一副实在亲切的笑容,是所有孩子都追捧极了的邻家大哥哥的模样。
         魏无羡不说话,只是耸肩还他一个微笑,到底是粘稠血脉相连的亲人了,鬼将军本来就不该是鬼将军,而是岐山最善良明亮、有血有肉的少年的……

…………………………………………………………

         蓝思追和蓝景仪有了“鬼将军”这个得力助手,夜猎成果是越发显著了。
         即使蓝景仪仍对他抱有成见……不,应该是惧怕吧。

         “蓝愿,你就不怕他真的突然不受控制,连人底子搞魂都给我们吃掉啦……?”

         “你胡说什么呢,这么些天了,温哥哥是敌是友你看不出来吗?”

         蓝景仪撇撇嘴,心里默念不快。是啊,就才这么些天,温哥哥都叫上了,是不是哪天还要帮着他一起将蓝景仪吃掉啊?蓝思追也看出来他瞎想些有的没的,拍一把他脑瓜子,对方也只能默默暗叫不好继续前行,似乎能听见他在说:“蓝愿你也就只敢欺负我……哼。”
        温宁看两个孩子打闹自己也是高兴。温宛有好好长大、好好交朋友,作为蓝氏的优秀弟子光明磊落的生存着。松树高耸入云,一阵轻风也能吹的它们摇摇晃晃,一支松针好巧砸在蓝思追眼睫上,疼的他暗呼一声。

        “温……温哥哥?”
        蓝思追揉着眼睛,略略羞涩,温宁微笑间忽然被孩子的声音唤回神,竟发现自己手掌竟糊在蓝思追头顶,连忙移爪连声道歉。

         “沙沙——”
         树干摆动愈演愈烈,忽然远处树林晃动异常,伴随一声嘹唳。
         仙鹤的鸣叫不绝于耳,三条人影随此速冲过去。
         “切勿大意!”
         言语间忽然几只白影切断树枝,温宁健步跃起抓住白影撕扯,却不想其化成白焰高蹿上温宁的身子,灼烫不堪。蓝景仪眼急打出一张符咒,一阵挣扎终于把焰扑下去……松针如雨直直扎下,不得机会喘气匆忙躲闪。然而仍有惨叫扬起,不及温宁担忧,一声明朗却暴怒的少年音传来:“废物!这次再抓不住她,我要你们比死还苦!”
        是金凌。

        刚刚死的几个都是金家的手下,方才只顾奇异白影,竟没有注意到他们。

         “凌妹妹,你是不是又惹到什么超恐怖的东西啦!”
         “你怎么说话的!”

          蓝景仪瞧见金凌就想调戏,但也是真觉得有金凌的地方就有麻烦事儿。

         “景仪小心!”
         “呯——!”
         蓝思追拔剑一挡,愣是撞击出一阵白光,异物却也毫无征兆的消失。

         “你的手腕……!”

         蓝景仪忙抓起蓝思追握剑那只臂,腕处似被烈火烧灼,却意外规整像个镯子,还有几只青蓝色的小蝶在上边。

         “疼不疼啊!”

         蓝思追皱了皱眉。

         “不疼。”
         蓝景仪眼底闪过一丝愧疚,更多的是怒意,虽然都是由他自己打马虎眼引出的事情,那妖物也罪不可恕。

         “蓝景仪,要是你想帮‘你家蓝愿’报个仇,我倒是可以勉为其难稍上你。”
         金凌特意加重了“你家蓝愿”几个字,趁此想叫蓝景仪难堪,谁叫他一天到晚“凌妹妹”的叫。
         “那有劳凌妹妹了。”

         “你!”

         “莫闹了。此等厉害的妖物留在此处也不是办法,我们一起将其歼灭自然是上上策……有劳金公子带路了。”
         金凌没等他说完话早就迈开了步子,杀父之仇不报就算了 ,哪里还会好好听他讲话。

        上山路上那白色异火奇多,但也有惊无险,无人受伤分毫。山顶烟雾异常浓郁,眼前寺庙的门虚掩着,最是一副“里面有危险”的画面。

         “那女妖,就在里边。成日妖言惑众,已害死好多人了。异闻里说,她会邀人讲故事…………”
        金凌抬剑指了指,虽说他屡次讨伐失败尚未见过这女妖,却也已经打听清楚了。
        如此一听倒甚是奇异,一行十几人心中惶惶。
   

        “进去看看……蓝愿手上的伤大概也是她搞的鬼。”
        蓝景仪率先上前,就如当年在义城忍住恐惧看白瞳女鬼那般。其他人也跟在他后面,四周仿佛凝结,连个爬虫的声响也没有……
   
         “嗨……你好啊……”
         “!…………”

         蓝景仪刚推开门,一只纯蓝没有瞳仁的蓝眼睛兀的抵在他面前,幽幽婉婉的女声吹在他耳边。他吓得差点直接关门叫出来……
         蓝思追抓紧了他的手臂,这才叫他反应要沉着些思考。

         “姑娘,你好……”
         “呵呵……”
         蓝景仪试探着再把门开大,那只蓝眼睛回到了它主人身上。女子头戴檐帽,帽檐垂下一串一串翩翩展翅撒发青光的小蝴蝶,不知是白还是蓝的长发铺了一地,她跪坐着,因为没有瞳仁,也不知道她发着光的眼睛在看哪里……

        “小公子好胆量,来吧……我们来讲故事。”

        “……结束后,将你的蝴蝶撤走……”
        蓝思追手上蝴蝶的纹样,正与这女鬼周围的一模一样。

         女子点点头。蓝景仪回看了一眼外面的人,蓝思追就上前来要同他一起进去。结果几只蝴蝶围上他,愣是变成了绳子将他绑住。
 
      
        蓝景仪锁眉怒斥道: “别伤他们!我同你聊!”
       
        “蝶死则成异火,各位公子三思。”

        女子微笑,蓝景仪和蓝思追之间便隔了一扇薄薄的门……

         “我叫蓝景仪,是姑苏蓝氏的弟子,十分普通。好友是蓝思追,我们一起做过很多事情。”
        蓝景仪坐下,开启故事的第一个音节时,女鬼前面的一排蜡烛便从左至右一瞬被点燃,偶尔摇曳,阴蓝气氛甚诡……

         “这就是你的第一个故事?”

         蓝景仪点点头,他们正前方火焰熄了,白烟直溜溜的升上去。
        
         “吾名青行灯,原本是阴间的小鬼。在这里和你讲故事,因为生活实在无聊……”

         第二团火灭了……

         “前阵日子,我和蓝愿…………”

         蓝思追被绑在外不便移动,干脆靠在门上听,里头气氛竟越发活跃起来了。外面的人还紧张流汗,蓝景仪讲起他和蓝思追共闯的奇闻轶事却不紧张了,面前坐着的也是个面容姣好的姑娘,门纹切下的暗光投在她身上,美好的很。她所讲述的故事也是故乡的趣闻,纯粹是个单纯的小姑娘。蓝景仪觉得她的眼神里透露出一种深深的羡慕,因为青行灯的故事里并没有和她互动的同龄,大抵是缺少玩伴吧。

        “异闻里说,她会邀人一同讲故事,她讲一个,你回她一个。还有一百根蜡,讲一个灭一团火,不讲就会被烧死……但讲了,到第一百个的时候,居然会自己想死。 ”

        想起刚刚金凌说的话,此般越发不明白了,这样好好的姑娘怎么无故害人,还能靠讲故事逼人致死,手不沾血……倒是…别有一番诡趣!叫蓝景仪越发好奇了。
         他并不认为仅仅对方是鬼怪,生活无趣了才来害人玩儿。

         “听青行灯讲故事的第一个人,回去杀死了他妻子,而后自杀了;第二个人杀死了挚友,跳崖了;第三个人直接服了毒蛊,不知道他为何选那么痛苦的方式;第四个………第九十九个听青行灯讲故事的男人,凌迟了自己不惜身败名裂也要相守的男人,诛灭了他全家老小,最后与他一起躺进棺材里死了……青行灯很期待,第一百个人会杀死什么样的人,会怎么自己去死……”
         蓝景仪原本沉底的心一下拎出来,方才可爱愉悦的气氛转折的太过突兀。终于要来了吗……青行灯能让人想要自杀的故事。
        第九十八根蜡烛扑朔了好几下才熄灭。它散的很艰难,烟尘也乱七八糟的爆开。

         蓝景仪吞了吞口水。

        “姑娘,你到底出于何种目的,你的故事很美,却为何要在最后陷幸福中人于不义呢?”
        “你不需评价,我只听故事。”

        蓝景仪抬眼看她,周身一阵酥麻。

         “蓝景仪是正义的蓝氏弟子,不杀善人,不杀至亲,不杀挚友,也不会践踏生命毁送自己的青春年华。他想挽回一个曾有过错的姑娘,她的过去很美好,未来也会。”

        “……小公子,你在发抖。”
        蓝景仪紧紧盯着她的眼睛,一片蓝色,无法揣测。
        第一百根蜡烛孤零零的亮在最边上,她帽檐上的蝴蝶似乎有些暴躁。青行灯只剩下一个故事了,蓝景仪如何也想不到到底怎样的只言片语会让他动摇……是,他会打破这个女鬼讲故事自杀的传说!

         “岐山温氏,”

         蓝景仪瞳孔紧缩,她一开口竟就是如此忌讳的词语。但任由当年多么惨烈,却没有让他畏惧致死的。

         “各个世家歼灭温狗从此温家再无后人……”
         “是吗?”

          蓝景仪眨眼,不相信她会不知道温宁温情的存活。但她久久就此不开口了,显然是要他亲口告诉她。众人见口的蓝思追忽然贴近房门,以为里面出了什么事就要挺进,蓝思追忙忙比了个噤声的动作,悄悄道:“他们在说射日之征……”

         “不,温宁温情,还有他们堂兄的小儿子温宛,都活了下来。但之后又有动荡,他们三人也都殒命了……温宛更是小小年纪便踏上黄泉……”
         “哈哈,你这口气,反倒是在惋惜温狗的死?”
         “非也,姑娘还请只讲你的故事。”
         “好啊,那我也懒得铺垫那么多了……你可知你最仰仗的含光君,逢乱必出的英杰当年给你带回来的那个玩伴身份如何?”

         蓝景仪猛抬起头来,她在说蓝思追。蓝思追和岐山温氏有什么关系!!!?

         “看你此般喜爱他,你在天父母怕是永远不能合眼了。”

          女鬼的脸皮剥落,明显能察觉她愈演愈烈的过分激动。渐渐她的身形崩塌,蝴蝶飞跑,那个美丽的女子一瞬变为一摊勉为人形的烂泥。

       “他就是温宛……温宁堂兄的儿子温宛!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叫蓝思追的蓝氏弟子,只有温宛!早该在射日之征就死掉的温狗的后代!”

        “我这副美丽的身形,变成这种样子……都是那群温狗……!你们人族相争,剥夺我们的力量作何?害我全族,研究异火,一个不留……后他被灭,我仰仗你们,认你们做救命恩人……却不即几日探见温宛被你姑苏蓝氏收留,百般宠爱一个畜牲玩意!你知道我等待这一刻有多久吗?我根本杀不了温宛,去公堂上大喊‘蓝思追是温狗遗孤’也没人能听我的,不做出点人命关天的事情,怎么引来金公子,怎么引的来温宛,怎么让你们相信我呢?”

        第一百根蜡烛平静的熄灭,蓝景仪跪在那儿,思绪没有刚刚转的那么快,甚至停下了。金凌瞧见脸色越发难看的蓝思追,最终还是逼他从门前离开,问他到底怎么了,蓝景仪和女妖又说了射日之征什么惊天的事情了?他只紧闭着眼睛翻过身去侧躺,没有搭理任何人。

         “故事……我的故事当然美了……故事总是会写人们最想要的…最缺少的,不是吗?”

         “杀了他……蓝公子……”
      
         “我害了人,也不必活……”
         蓝景仪忽然跳起身拔出银剑就是一刺,她毫无反抗之意,周身荡出一波气脉,纷飞的蓝蝶震为齑粉……星星点点反射着光芒,倒还格外脱俗好看……

         “哐——!”

          蓝景仪一脚踹开门,蓝思追忙坐起来看他。
           金凌一挥手,那几个手下就立刻冲进去。见蓝思追手腕的痕迹和蓝绳都渐渐变淡,想也没多大事了,只是蓝思追一直盯着蓝景仪,刚刚明明理都不理自己的。

         “没想到你有点本事,自己全搞定了。”
         金凌保证自己没有一点讥讽的意思。

         “承蒙凌妹妹夸奖了。”

         “……景仪!”
          不及金凌和他拌嘴,蓝景仪就倏然离开了,一眼没有看蓝思追。
 
        回到云深不知处,魏无羡老远就看见蓝景仪一个人回来,上前打趣他:“愿愿呢?你俩不是生死不分离嘛怎么就你一个?”

        “诶景仪你说话吖,和思追吵架了?”

        “你理理魏哥哥,我教你怎么哄。”

         蓝景仪速度快到能跑起来,魏无羡甚至想用“云深不知处不可疾行”来劝停了,没想到这别扭闹的那么厉害。

        “闭嘴!”
         魏无羡被吼的一愣,有种儿子大了不服管的体会,望着渐远的背影,才悠悠跟夫君说:“他凶我,作为一个小辈,含光君你应该罚他抄家规。”
        “许是发生什么大事,再谈吧。”

        蓝思追和温宁一起,没回云深不知处,却一同把金凌丢在山里了。温宁明显看出小侄儿不对劲却也无从下口。

        “蓝公子,方才你又听到温家什么事了……?”

        “你不必叫我蓝公子了,应当叫我阿宛吧。”

        温宁一愣,瞬间慌了神……不对啊,荒山野鬼为何会知道他是温宛?看着他逐渐红润起来的眼眶,不知如何是好,更不知要作答些什么……啊真是的,该……怎么办啊……

         “我不欲你知晓,就是不愿你有压……你是蓝思追,不是温宛。”

         蓝思追摇摇头。

        “可景仪觉得我是,那我便是了……他定恨我,不再与我交好了……”

        “不会的……!”
        温宁想更多安慰他。
        “魏公子召我,同去吧……”

        院里桌上有酒,大抵是魏无羡落在这儿的。蓝景仪也不怕被罚,捞起来就喝,长辈们总爱借酒消愁,只是不知道对小孩有没有用。喉头和鼻腔都被辛辣冲刺着,蓝景仪觉得更是清醒了。衽口淋湿,耳鬓也沾上了酒味,他眨了眨眼睛,挤出几滴意味不明的眼泪来,滚上桌子,把脑袋埋进臂弯里。

         “蓝愿,蓝愿,温宛……”

        他哭哭啼啼叫着蓝思追的名字。为何,他要是温宛呢?那一声一声的温狗……该怎么叫?仇恨怎么办?爱慕怎么办?蓝景仪恨不得一头撞上墙去……果然自己,还是中了第一百个故事的魔咒……

        “蓝愿……”
        “景仪?”

        “蓝愿……?”
        “景仪……”

        “蓝愿!”
        “是……我……”

        蓝景仪猛然抬头,两双泪眼对视,蓝思追紧紧抓着他的肩膀。因为酒精的作用,蓝景仪满脸通红,眼神迷离甚至神志不清,蓝家人的酒量本来就差,一下灌了大半瓶,怕是已经醉了。
      
        “蓝思追你哭什么啊……”

        “那你哭什么啊!”

        “我哭你一直骗我,一直不告诉我你是温宛……”
        蓝思追乍听此言,一脸委屈,脸色青白轮现。他闭上眼睛低下头去,要告诉他自己不知道吗?他会相信吗?浑身颤抖着,无从辩言。

        本就矮蓝景仪一点的蓝思追,这时显得更矮小。
         “偏偏我被你骗了十多年还是没能杀你……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遇上这样的事情……!”
        蓝思追就要放开他离去,自己不是早就知道对方断不会再与自己交好了吗?蓝思追自己也恨温宛啊……

         蓝景仪察觉到蓝思追下滑的双手,像是怒不可遏一把抓住,另一只手抬起他的脸,就亲了上去。

       “唔……!”
      
       蓝景仪轻轻咬他,舔舐他的嘴唇,想粗暴却仍然温柔的啃食他,不放开他。

       “蓝愿,我喜欢你……温宛,我喜欢你……”
       蓝景仪扯下自己的抹额,用脸贴上蓝思追的,挨得紧紧的蹭他。

        “我没有办法……我该杀你,我父母想杀你,蓝氏人想杀你……甚至…甚至天下人都想杀你……因为你是温go,温家的后人……可是我没办法……我就是喜欢你,流着温家人血液的你……我太喜欢了…我杀不了你,要是你被我杀了我也不如去死了。我不能答应那女鬼临死的请求……我从没想过,我也会和含光君一样背负违逆天下的事情……”
       
        蓝思追被紧紧的箍住,埋在蓝景仪胸口喘不过气来。他心跳快急了,按理这样动情的话任做其它任何时间都不会这么说出来的……

        “那你……刚才为什么看也不看我……”
        蓝思追带着哭腔,还有软绵绵的动情之意,甚是惹人喜爱又心疼。

        “我怕我控制不住…给金凌知道了,他那个小子什么也想不明白,他要杀你怎么办……”

        蓝思追听了忍不住笑出来。
        “你当我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吗?”
        “不是……”

        蓝思追从他怀里挣出来,释然。
        这一大段突如其来的表白,让他觉得温宛不温宛真的无所谓,只要景仪能接受他,就可以了。

         “希望你不是喝醉了才这么说的……”

         月色真美。二人都觉得,刚才真是瞎闹腾,明明心意已经很明了了。蓝景仪还轻轻搂着蓝思追,晚风微凉,树影摇曳,周围静静的,那轮营造氛围的月亮像一块浑厚的碧玉,散发着最温柔的光,笼罩着可爱的人。

         蓝景仪看着眼前这个圆圆的人,忍不住又挨上去亲了亲,额头、鼻子、脸、唇,都一一吻过,吻的嘴唇都红了,蓝思追更是红透了,蓝景仪抵在他耳边说:“等我们都及冠了,就可以和含光君同魏前辈那般了。”
        蓝思追点了点头,小孩子,还是要本分一点的好。

         “蓝景仪,表白成功了就快来领赏啊~”
          魏无羡翻上墙头,声音不大却明亮,吓死两个宝宝了。

          “哇!!”
          蓝景仪慌张松开蓝思追被他擒住的嘴唇躲到他身后去系抹额,堪堪站起来的时候还被蓝思追慌张的整理了一下,小心的悄悄道:“歪啦……!!”

         魏无羡从温宁那得知了事件不免担心蓝思追自己会出现什么状况,还有蓝景仪……不过见二人和好如……呸,亲密更甚也就安心了,指了指门示意他们打开,外面正是给他们“赏赐”的含光君。

         “今日蓝景仪云深不知处疾行,深夜喧哗,对长辈不敬罚抄家规五遍,禁足五日;蓝思追云深不知处疾行,门禁后归,深夜喧哗,罚抄家规三遍,禁足五日。还有魏前辈给你们治的罪:未成年人早恋,需要长辈制裁。”

         听到最后一条,二人懵了,抬起脸来表示诧异。

        “景仪,你喝酒了。”

        蓝景仪一副天塌了的表情,后悔自己刚刚抬了脸……

         “含光君…不如我就把蓝愿要了吧,反正也错那么多事了……”
        “别瞎说!!!”
        “唔……蓝愿……愿愿…还想亲……”
       
         像是受刺激了酒劲被激发,蓝景仪扑上蓝思追,啃完嘴巴又故意在脖子边吹气。魏无羡看到这幕不禁同情思追,但想想其实自家那位喝醉了更变态吧……

        不知道云深不知处全员喝了酒,会是什么样子啊,嘿♂嘿♂嘿♂~
         

        
        

        

评论(13)

热度(62)

  1. Mamn-伏鶴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