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鶴司-

高亮,你要取关我就别关注我谢谢。鹤丸是我夫君_(:з」∠)_大概是個新人文手,十分杂食但每对都可逆不可拆(有些也不能逆!),略洁癖。養成中,請多指教。

#漠尚 大王我才十六岁!(2)

•前文戳标签“大王我才十六岁” 
•现代paro
•老魔漠北君×16岁高中尚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大概有吧
•嘿嘿嘿

我心里的星星有车厘子那么大,月亮有西瓜那么圆(´〜‘*)

——————————————————————————

        尚清华抽一口冷气,大……大佬居然跟到他家里来了。

        空调呼呼吹起热风,尚清华把脏毛衣扯出来半边扔进盆里,又人模人样走在廊道,邋里邋遢更衣在房。他瘫倒在床上,换下来的校服堆成小山包也扯散了辫子,绒绒的棉睡衣包了半张脸。盘算着怎么对付外面的大佬,顺便扯开内裤挠个痒痒,结果没想到那大哥门也不敲就闯了进来。
        “哇啊啊啊!”
        尚清华急忙抽出手,端坐直了。
        来人脱了长长的外套,只有一件白衬衫,肌肉轮廓若隐若现。

         “你在干什么?”

         “我我我我我挠痒痒啊……”

         虽然大家都是男人吧,但对面逼格那么高,尚清华还是害羞的越说越小声。
        “……”

        尚清华感觉空气中缓缓剥露出一串似有似无的省略号……忽然漠北君先开口:

         “你去洗个澡,又臭又湿的。”

         “好!,我……我去洗澡啦!”

         嗖一下他溜了,抢篮似乎都没那么快过。

        “嘶!!”
        尚清华打开水龙头一瞬间就被淋懵逼了,懵逼之余好怕大王跑过来“关爱”他,毕竟现在全裸的被诱拐犯看了不太好吧。

        “我靠(`Δ´)!”

        他打了个寒战,洗澡水没烧啊……!

………………………………………………………………

        尚清华打开浴室门的瞬间又冷的一颤,少顷闻到一缕热乎乎的香味。……是好吃的啊……嗯……番茄?青椒?……不错不错,该不会是大佬给他做晚饭?这文应该叫捡个大佬做老婆哈哈哈哈哈哈。
        我呸啊!你敢吃你上啊,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呢不怕下毒啊!尚清华快被自己忽上忽下的心态搞爆炸了,一恍惚打了个喷嚏。
        大佬就抱住他了。

        “大哥……你哪来的?……………”

         漠北君丝毫没给他思考机会,凶巴巴的喂他吃饭……吃面——西红柿鸡蛋拉面。
         刚刚为什么闻到青椒味了啊?说好不吃的呜呜呜呜呜呜肯定下药了终于要被拐走了……唉,认吧,难得有那么帅那么温柔的诱拐犯 ,自己运气不错啦。
         要是妈咪在应该就不会有这种事情了吧……
         
         莫北君察觉到他突然低落下来,以为是东西不好吃
         “不好吃是吗。”
        他起身将碗里的东西文雅却迅速的吃掉,又走到那架锅前
 
       
        尚清华刚想说不是呢,又想骗他走,
        最终决定还是算了,这个诱拐犯人挺好的……

 
         尚清华确实没觉得不好吃,第二碗他很乖的把全部都吃干净了。舔舔嘴唇,一双眼睛直溜溜的盯着漠北君,恍恍惚惚像是看到自己的妈咪。漠北君被他看的心里一动,尽管尚清华有一副与这双清澈可爱眼睛截然不同的顽皮性格。他瞳里是他的眼睛,手鬼使神差的握上他的。

        还是忽冷忽热的体温,尚清华害怕的缩了缩,似乎那一瞬他笑了?好……好尬啊……漠北君的眉间微不可察抽搐几下,似乎这么对视撞击了他天府的神经。尚清华跟着节奏眨了下眼想要把大佬的表情看得更清楚,可仍是错过了,只是被对方抓的越发紧。他差点真以为自己是对方上辈子结下的孽缘,如今现世里他感情依旧沉沦于那段爱恋,于是寻他来了。

        也就滴水的时间,尚清华抹去了这个想法,脑洞再大也只是脑洞啦。

        否定是没错啦,因为已经是上上上上辈子结的孽缘了。

         “我带你去个地方。”
        
         “哪里?”

         “我认识的第一个尚清华那里。”

……………………………………………………

          尚清华一阵天旋地转脚下腾空,被空气一轮打脸他才发现自己居然在……飞?!再看脚下一柄粼粼白光的剑,我我卧槽!御剑飞行啊?!好厉害!

          “大佬!好冷啊啊啊啊啊啊!”
       
          风大,天冷,尚清华想象了几百次神仙超厉害的踩着剑飞,哪里想得到自己居然有一天能亲自乘坐啊!棉袄根本对他根本没了用处,他把头塞到漠北君披风里,超想鸟瞰大地却被冷风打的生疼。竭尽全力喊他,希望他能听见自己说话。漠北君虽然没听清,却似乎意识到这样的温度对于人来说有些难耐,朝周围空气一挥手,将尚清华拉了出来。

        “好好看。”
       
 
        尚清华大喘几口气,红着鼻头东张西望。冷空气似乎遇见他们就凝华成霜,不敢再糊上来冻他们,碎成粉末朝两边飘散,顺便还挡了风。天边没有温度的夕阳透露出粉的紫的光,他们周身也一闪一闪着好些颜色,颇有一番天女散花的景趣……嗯…应该是散冰?

         尚清华一手抓着漠北君衣服,一手伸出去想摸摸他们自带的特效“天女散冰”,结果被抽的又痛又冷,心里后悔哭了!
         一时间突然对大佬产生崇拜之意,却发现还不知对方姓名。

        “大佬,你是谁?”

        “诱拐犯。”

        “!”

        大佬难不成还会读心!尚清华心里想。……不是不是……大佬现在已经让他超级崇拜了,超级厉害啊!大佬是神仙吗?神仙怎么会诱拐儿童我呸青少年嘛。

        漠北君看见他方才还紧张不信任的眼神现在神采奕奕,心
里温柔了好久,是他自己也没有发现的。
        小清华,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似乎很快周围变成了冰川山河,这里的星星有车厘子那么大,月亮有西瓜那么圆,全境自然雕琢显然不是人待的地方。
        漠北君告诉尚清华这儿是北极,可尚清华却在这上空看见了一幢古楼,坚冰雕琢,精美异常,是任何科学文献里都没有写到过的建筑……
       

        

评论(9)

热度(54)

  1. miuiMiu-伏鶴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