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鶴司-

高亮,你要取关我就别关注我谢谢。鹤丸是我夫君_(:з」∠)_大概是個新人文手,十分杂食但每对都可逆不可拆(有些也不能逆!),略洁癖。養成中,請多指教。

#漠尚      大王我才16岁!
•现代paro
•老魔漠北君×16岁高中尚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大概有吧
•嘿嘿嘿

本来只是想画画的,突然发现可以写文啊XXXXD拍下来以后因为眉毛看不清楚所以觉得漠北大大好像伏地魔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漠北君服装有参考。
去您母亲的敏感lof
为什么漠尚的tag不管用啊啊?????妈的垃圾lof!!!!
————————————————————

         “大王……这次真的不是我刻意要逃了……”
         “……”
         漠北君面色严肃,白的发蓝,紧紧攥着尚清华的手,却丝毫不敢放肆自己的冷气。
         “咳咳咳……我修为不够,怕是熬不过这一劫了。”
         “大王以后别乱打人了,可不是谁都像我这样的……”
         尚清华说着遗言一般的话语,虽然他宁愿被打也不愿这么早就死了。可黄泉路上无老少,一切皆是命数。曾经那么多惊险刺激的困苦都熬过来了,却折于病魔……唉,这不是命中注定是什么?世上该没你了,你就必须没了,谁也救不回来的。

         “大王,你肯定没听过樱花樱花想见你,”

         “樱花,樱花,想见你,

          现在就想见到你,
 
          没关系,别再哭了,

          我是微风,正围绕在你的身边。

          ……………………

          真的很抱歉,我已必须一人到远方去,

          你问我到哪里?别再问我到哪里去了,可以吗?
 
          真的很抱歉,我已经不能在你身边了。

          ……”
          尚清华唱不动了,闭上眼睛,似乎手上被扎了一下,像是冰粒,却微乎其微,以致尚清华认为那是错觉。

         “…好听,但你不是这样。”

         尚清华微笑。

         “是不是我继续再听,你就好了。”

         大王,最近总爱问他些傻傻的问题。

         “尚清华。”
         指尖的跳动越来越微薄,尚清华还是紧紧扣着漠北君的手,从没觉得这么暖和过……只是那个冰粒砸落的触感越来越微弱,他已经来不及去查看了,也来不及开口问了

         “……”

         漠北君加重手上的力度,可是再没办法使尚清华察觉。一阵,漠北君松开他的手,一步一印走出了尚清华的卧室。当他咔嚓一声踏出门外时,整间阁楼已被冰封,就似原本雕筑在这里的冰雕一般,多好看啊,是北疆最特别的东西了。

…………………………………………

        “现在已经深冬,推荐先生您试试这件有昵质小披风的长款外套。既保暖又便捷,还十分帅气,正适合您这样高挑的身材。”
         男人扫视着这件衣服,眼神里倒不是犹豫,只是希望落实什么。

         “现在高中的小男孩,喜欢这个吗。”
         “高中生?嗯……这种版型不太适合学生,不过如果您是担心您儿子不喜欢的话那倒没有必要,大多数孩子都对父亲穿这个没有意见的。”
         他点点头,也不打包,直接穿上走了。

          “诶,刚刚那个帅哥就穿个衬衫……不冷吗?”
          “不知道啊……不过那种冷冷的感觉真的好帅啊!”
          “是……不过人家都有儿子啦别瞎想了。”

…………………

          “尚清华!你的毛衣!”

          尚清华刚刚和几个哥们儿打完篮球,大汗淋漓跟淋了一场雨似的。扯开校服,把臭得冒白烟的毛衣一拽,直接塞进他有轻微洁癖的同桌抽箱里,当然是想恶心她一下。宁婴婴甚是排斥的用指甲尖把那糟糠拎起来甩过去,很气的样子。

          “我都说不冷啦!你又关心我?”

          “谁管你!滚滚滚,一股子汗臭!”

          尚清华单肩背着书包,也不怕把书糟蹋皱,直接囫囵将衣服揉成一大团挤进去,似乎还能挤些水出来。十分艰难的拉上拉链,一摇一晃的走了。

         “诶清哥,你说那个宁婴婴是不是喜欢你啊?”
         “我呸!你没看她嫌弃我那个母夜叉样!她喜欢你们另一个清哥,沈清秋~”
         “哦~~~”

         几个男孩子正好凑一路,瞎瘠薄聊些八卦,都是能闹腾的主儿,班主任最烦的那几个。要你选的话尚清华大概会被排除在外,因为尚清华生的白净乖巧,留了个小辫子,讲道理应是班里的沉默担当的……哪能想到他确实带头搞事?于是只能说,人不可貌相了。
         经过他们旁边似乎都能感到一阵臭臭的热浪,天王老子也看不下去了,得赶紧给他们冲冲,说着天上就下起雨来,正好能浇灭白雾的大小。

         “我去!蜜汁下雨!我今天就坐公交啦!”
         尚清华跟那几个挥挥手,百米冲刺到站台底下,撩撩自己象征性的几根刘海,一边悄悄朝天空愤恨了一句“hamabi!”。
       

          他已经很久没坐公交回家了,上次还空着的板面做起了手机宣传,电子报站屏还坏掉了。他等了半天也没来一辆车,周围没人,他靠上站牌打了个哈欠,要睡着了。

         “让我好找。”

         “哇——!”

         尚清华从车站牌上弹起来,忽然传来的幽幽男声吓了他一大跳,再转头看,卧槽!超级帅的叔儿啊!完全是尚清华的理想型,微垂的嘴角,毫无修饰的长发,文质彬彬的长衫……!

         “来。”

         那男人抬手向他,尚清华复又警惕起来。不不不不现在世#态#炎#凉这大叔说不定是喜欢美少年的诱#拐##犯呢?

         “会冷,过来。”

         哇妈妈我可能真的遇到诱#拐##犯啦!尚清华有些嫌恶的想要避开,可从他脸上呈现的倒像是一个呆萌的小莲花不明真相懵逼在原地听候发落一样。漠北君自然是不可能被他骗到,眼神尖锐,还在雨檐上肆意滑动玩耍的水珠凝结成冰,有一滴幸存的跳跃到地上,最终也是碎成冰渣。

         “大,大哥牛逼啊……”

         尚清华看到这魔术般的一幕,囫囵说完转身就跑,结果却是狠狠的被撞了。风吹冷的后背被盖上一片厚厚的布料,左耳传来炽热的心跳声。

         “你怎么那么臭。”

         “呜呜呜大王我才16岁啊您放了我吧我还不想死啊……”

         尚清华干脆破罐子破摔,直接抱住漠北君装起可怜来。

         “嗯。”

         漠北君摸了摸他湿乎乎的头,混杂着汗液和雨水连自己都恶心的头。

         “……不是…呃……”

         “从前有座安定峰,我收了那里的外门弟子做小弟,后来他为了我努力成为了峰主,还在我继承王位那天救了我,最后他生病去世了;后来我又找到他了,那时候他在书肆做库管,完全是个凡人,比之前还没用。最后他老了,我便送他走了;再过一段时间,倒是出了点风头,做了点水上交#易,运送制作烟花的火#药,生活挺富足;之后日菌氢华,我本想隐居一阵再出去找他,结果恰巧被我碰上了,一脸殷#勤的怂样儿给小轨(鬼)子扇扇子,我火冒三丈把那一锅给端了,他还是原来那样,谁厉害跟谁老老实实随我上山了……”

        漠北君知道尚清华肯定啥也记不得,就把这些事情全部概括给他听了,以往也总是这样。

         “这一回居然还是个孩子就被我撞上,挺好的。”

         “大……大哥你中二病吧……?”
         尚清华满脸黑线的抬头看了眼比自己高一个头的人,无语了,这么大了还这么中二。
 
          “什么?”

          尚清华被抓的肩膀生疼,忽冷忽热的。

          我的妈,惹到大佬了!还是有中二病的帅大佬!那没办法了,抱大腿抱大腿……呜呜呜呜呜……

        

        

评论(10)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