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鶴司-

高亮,你要取关我就别关注我谢谢。鹤丸是我夫君_(:з」∠)_大概是個新人文手,十分杂食但每对都可逆不可拆(有些也不能逆!),略洁癖。養成中,請多指教。

#冰秋#忘羡 我回来了,欢迎回家♥(中)

•前文戳标签“我回来了♥”
•现pa
•魔道渣反混合,慎戳
• 到写园林那一小段有一点参考《苏州园林》
•两个小受互相比老攻(不
•我想飙车,没有驾照……
————————————————

       沈清秋感觉自己徒儿不对劲,闷闷不乐的,修仙修这么久了,就是没修好心性,一有事便一览无余。
        “洛兄,你怎么不高兴?是不是我们来打扰到你了?”
        魏无羡问道。
        “不会,冰河很乖的。”
        ……沈兄,你这话说的怎么跟评价一条宠物狗似的?
        “嗯……徒儿听师尊的。魏先生蓝先生,你们多吃点。”

        看师尊穿单薄的泳裤,露出玉白的半身和光洁修长的腿、和师尊在海岸边阳伞下耳鬓厮磨、躲在礁石后面对师尊做些越矩的事情、搂着师尊在酒店的阳台喂他吃早餐,磨蹭好久……还有从来没尝试过的海水play!特特特……特别刺激(⁄ ⁄•⁄⁄•⁄ ⁄)……
    
         不过也就想想了。有外人在,怎么能这么放肆……主角心碎度:10000

     
         “谁给你说我们要去海边了?”
         到酒店整理行李的沈清秋看着箱里一堆各色泳裤,一脸疑惑的看向洛冰河。
        洛冰河浑身低气压的坐在床上看手机,压根不理他。
        “冰河……怎么了?”
        “主角怒气值:+100”
        是10.0.03.005版的系统君,她一直在,给沈清秋省了不少麻烦,超智能读冰机让他能随时很轻松的搞定洛冰河,现在也不用管什么爽不爽度了,事后让洛冰河摸摸就全赚回来了。
        “好好的生什么气,苏州很好玩儿的。那些阁楼庭院多雅致。”
         “呵,哪有师尊生的雅致。而且,竹舍最好看!”
         “我知道你只想单独和我一起,但是那两个人也是我的好朋友你不用介意什么。”
         “这么说,我能拖着他们的时间磨磨蹭蹭的给师尊喂早餐、在阁楼里悄悄对师尊上下其手或者在阳台上和师尊行房了吗?”

        洛冰河明显在气他,沈清秋听的老脸一红:“混小子……没规矩!走了,喜不喜欢来都来了,还是随我去看看!”

        “我累了,要睡觉。师尊你自己去玩。”
        “扫什么兴!”

        “起来,别闹了,要是我出什么危险怎么办?”

        洛冰河还不理他,翻进被窝闭眼就睡。
        沈清秋差点就要拉他,结果最终外套一扔,甚是不快的出去了。

        沈清秋到大厅,便看见魏无羡在喂蓝忘记吃冰淇淋,显然他不太喜欢的,但却还是服服帖帖的吃了……有几分像洛……像个鬼人家可是姑苏蓝氏正经高端仙人孤傲含光君,这叫只对媳妇一个人好,懂不懂。

         “诶,洛兄呢?”
         “别管他,我们走吧。”
        
         魏无羡和沈清秋并排走着,羡羡手里抓着糖葫芦沈清秋手里端着奶盖茶,蓝忘机走在他们后一点,两个人聊的很开心。
        “诶,清秋,问你一个秘密。”
        羡羡朝蓝忘机挥挥手,像是不要男朋友听闺蜜间讲悄悄话。
        “你和你徒弟,哪个在上边?”
        “噗——”
        沈清秋差点一口老茶吐出来。
        “我,我们是师徒……”
        “啧,别装了,我还叫蓝湛二哥哥呢。”
        “洛冰河……在上面……”
        沈清秋越说越小声,似乎特别不好意思。
        “哇,看他呆萌呆萌娇滴滴的样子还以为你压他呢。不过忠犬攻挺好的,我家蓝湛就是个闷骚,闭嘴认真干事的那种……话也不说,但是很会撩,对我也特别特别好,还有……”
         “好啦……别说了……”
         “喔对,嘿,我忘了你脸皮薄。为了表示歉意等下我和蓝湛合奏春山恨给你听怎么样?”
         沈清秋脸一霎红了,睁大眼睛看魏无羡满脸狡黠笑容。
         “哇蓝湛清秋秋要打我哈哈哈!”
         无奈极了,沈清秋气急的一笑,指了指他,羡羡吃掉最后一颗山楂才跑回来,拉链折射的光闪了沈清秋一下,他又佯做要打他的样子,闹闹腾腾才终到了一处园林。

        园林里都设有假山和池沼,设计师别出心裁,好像比别处的更好看些。春夏秋冬来看景致都不一般,这时候正是能看“鱼戏莲叶间”的时节,等到夏日莲花再开了,那更是美之至。透过每间房镂空的窗花都能看见一副画,羡羡只顾拉着清秋跑出去坐上美人靠,自是留给蓝忘机一副美景与美人,忍不住拍摄下来,不禁想起曾经在云深不知处时给魏无羡穿上白衣,坐在亭子里等他共饮茶水的日子。

         “我看看。”
         羡羡跑进屋里看蓝湛给他们俩拍的图片,连连称好,自家大白菜果然做什么都能做好。
         “给清秋单独拍一个。”
         “嗯?”
         “洛兄没来嘛,大概是闹什么矛盾了。”

         沈清秋这天穿的朴素清淡,是那种汉服改良的服装。苏州园林挺特殊的,会让他想起曾经的清静峰和幻花宫,所以特意穿的古朴把头发扎成以前常盘的发式想和洛冰河一起留个影,念念旧。美人靠外边是一片竹群,中间潭水,亭台轩榭围绕,一条小桥伸出去,竹叶间斟酌着光影,恰到好处洒在沈清秋身上,竟衬的他有几丝忧虑。虽然此处与竹舍无几处相似沈清秋也看的出了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刚才是想起以前的事了?”
         沈清秋点点头。
         “嗯……这儿和云深不知处很像,我也想到好多已经过去几千年的事情了。比如翻云深不知处的墙调戏蓝湛喝天子笑、抄他们三千条家规、参加他们家宴把老启仁气的发蓝……哈哈哈。”
         “那倒很有意思,洛冰河记事也牢,可我却总记不住……也就有几个印象特别深,都是要死的时候事……”
         “我们那时候不就是要死的事儿多嘛,也是要死了才晓得自己那么喜欢对方。”
        沈清秋又点点头,想起酒店里那个洛冰河没羞没躁的闹小脾气的家伙心里就来火。看看人家!看看人家蓝忘机魏无羡!谁像他那么不识时务。
         “所以回去哄哄洛兄,都是生死之交处的海枯石烂了还吵什么架。”
         “你怎么知道他和我闹脾气。”
         魏无羡皱皱眉头,摆摆手
         “都一个德行一个德行!能看不出来嘛。”

         洛冰河缩在被窝里吧嗒吧嗒掉眼泪,他的师尊居然真的走了,落了他一天,也不打电话问他吃没吃饭,这么晚了都还没回来。
        师尊不会,为此不要他了吧……!
        “呜……师尊……”

        “主角心碎度:+6000”
        沈清秋和忘羡吃着饭,身边堆了几袋特产,脑里突然响起系统君的声音。
        “他怎么了?”
        “师尊不要他了嘤嘤嘤。”
        “……”

…………………………

        沈清秋推开门,洛冰河一听到声响立刻弹起来了,眼圈红肿,刚哭过。
        还真哭了,沈清秋心想。
        “……把你宠坏了都!”
        他坐到洛冰河身边去,像摸金毛一样狠狠摸他的头,不忍心斥诉他。
         “我还以为……师尊又不要我了(´;︵;`)”
         “我什么时候不要你了,苏州有好玩的好吃的好看的,你偏要气我,难不成来这趟就是为了陪你睡觉?”
         “我错了师尊……我,我没想气你的……”
         洛冰河眼泪汪汪的看向沈清秋。
         “我只是想和师尊亲近…想看师尊在水里的样子,结果都破灭了……一下有点控制不住自己…说了混话…”
         “……给你说了不用忌惮!明天别再扫兴,听到没有!”
         “好…我错了………我听师尊的。”
         他们对视了一阵,洛冰河慢慢靠近他,最后一下擒住他的双唇,啃咬亲吻,气喘吁吁。
         分开的时候洛冰河眼里还含着泪光,但这次是开心到哭。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满足的笑了笑说:“师尊的嘴真好吃!”

         “师尊……我饿了。”

         “你不会没吃午饭吧?!”

         洛冰河点点头。
         震惊!居家冰妹失去师尊竟一同失去自理能力!

         “你傻不傻!”
         手里没有折扇,沈清秋徒手抽了他一脑门。
        “罚你今天气我,先去阳台把事儿办了才准吃!我给你带了。”
         洛冰河睁大眼睛,似乎见鬼了。
         而沈清秋则一脸傲娇的开始脱衣服。
         “师,师尊……我只是说着玩儿的!”
         “过来,免得你疑神疑鬼。满足你。”
         他拉起半边窗帘,便裸身靠在上面。

         …………………………

         “师尊……师尊……师尊……!”
         “嗯……冰河……”
         沈清秋感觉自己ooc了,还挺严重的……虽然洛冰河技术见涨不会把他弄得要死不活t甚至有点舒服,但他还是后悔了……靠这套马是阳台啊!另外半边玻璃没关也没拉窗帘啊!给人家听到了看到了怎么办啊!隔壁就是两个好友啊!站上阳台就能看见他们了吧!!!!

         “好……好了冰河……为师不行了……受不了了……”
         “师尊,对不起……再一会儿…”
         “啊……!你轻点儿…——啊!”
         沈清秋一边看向隔壁的阳台,一边被洛冰河弄的仙仙欲死。
         “师尊!专心看着我!”
         结果被狠狠掰过头来擒住接吻,身下一记猛顶……

          “蓝湛,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阳台那边。”
          “我去看看。”

          “啊——~”

          蓝忘机刚一拉开玻璃门,正好沈清秋被送上高潮。“啪”的一声又给关上了。
         
         本来就要结束去吃饭了,虽然吃了师尊他没之前那么迫切,可结果他掏出手机一看魏无羡发来的照片:师尊靠在美人靠!感觉身下立马一阵燥热涌起,于是说干就干又把师尊压上床,这回他拉好窗帘拉好门还关了灯,毫不懈怠的再来了“几次”……

         “主角爽度:*@;$7王9去(~;)':~,抱歉,因数值太大,无法计算。”
         
         

评论(7)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