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鶴司-

高亮,你要取关我就别关注我谢谢。鹤丸是我夫君_(:з」∠)_大概是個新人文手,十分杂食但每对都可逆不可拆(有些也不能逆!),略洁癖。養成中,請多指教。

#忘羨 季節十二帖 • 一三月

•一個十分漫~~~長的連載,每個季度寫三篇……
•靈感來自於林清玄先生的散文,不如說是覺得這十分適合忘羨,擅自改寫了,十分抱歉。

——————————

一月•大寒

        冷盡了,冷空了。

        云下的霜林不滴一點淚,日光穿過冰絲沒有一分雜質。寒氣被推往南,還有一同飄遠致细不可察的琴聲。
         二人只互相依偎取暖,畢竟冷也該到頭了,空也該添綠了。

         含光抓一把正幹路的涼薄,毫無顏色的贈給魏嬰。 喔,這是追戀,急忙染上春的冰,早已迫不及待到無需風推他一把了。

二月•立春

        春氣始至,下弦月是十一日的柒時一分。
        坐在土壤上能聽見種子抽芽的歌聲,或許有些已經流淌著默綠的鮮血了。

         “金鱗台開始閃爍的時候,請告訴我。”
         “我忙的很,要給牡丹施肥呢!”

         “塢旁柳條長出新葉的時候,請告訴我。”
         “我忙的很!要給荷塘清泥呢!”

         “洛水水漲船高的時候,請告訴我。”
         “我忙的很…要求解許多不知呢……!”

         摘了毛領的魏嬰漫步街頭,一家一家的問完:“那誰來告訴我春天到了呢?”

        “你可以靜看那間書肆窗前玉蘭開了,或是聽二公子呼喚你呀。”
        魏嬰伏牆靜候,果然是春天的聲音。


三月•驚蟄

        有蟲脫殼展角飛出來了,雷鳴著這是驚蟄。

        童年的回憶裏有偷嘗天子笑的得意,爬上雲深不知處牆頭調戲冷冰冰的公子。蠢虫他們剛剛解放的翅膀很有力,緊緊咬住釣他們的彎柳葉攀上來,好奇的很。其實年年都有柳,只是它死去那麽久,忘記了罷。

         躍下冷泉還是冰的要彈起來,魏嬰便只能悄悄的在岸上給他揉揉筋骨,安撫傷痕。
         四千多夜的苦痛過後,藍湛緊緊的抱著他。其實魏嬰年年在心裏,只是死去太久了,這次相擁便別有一番陽春三月的暖意。

评论(7)

热度(31)

  1. Mamn-伏鶴司- 转载了此文字
  2. 光羡-伏鶴司- 转载了此文字
  3. 光羡-伏鶴司- 转载了此文字
  4. inory_(:」∠)_-伏鶴司- 转载了此文字
  5. miuiMiu-伏鶴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