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鶴司-

高亮,你要取关我就别关注我谢谢。鹤丸是我夫君_(:з」∠)_大概是個新人文手,十分杂食但每对都可逆不可拆(有些也不能逆!),略洁癖。養成中,請多指教。

#狗崽 狐崽养成计划 (中)

•前文请戳标签“狐崽养成计划”
•有一句话博晴,请注意
•寮里阴阳师严重ooc
•你们感觉有车么?

——————————————————————

        最终妖狐二人停在一家还灯火通明的店面前,牌坊上写着“春樱庭”三个字。是个人都知道这方烟花之地是做什么的。
         掠走妖狐的人皱了皱眉头,拽着妖狐的领子就要飞走。
         “诶诶诶大人您别急啊!小生没带您嫖娼,只是这里的一个姐姐我曾经认得,里边暖和,讨口酒喝而已。”
         “吾义固不近俗。”
         “那您贸然把小生掠走算高尚吗?”
         妖狐担担手里的折扇,义正言辞的问对方。见对方不说话,撇了撇嘴,愣是硬将他拉进去了。
         见了认识的姑娘,妖狐确实只要了壶春酿,开了间房,他感觉暖和多了。
         “您叫什么名字?您还没告诉小生呢。”
        火光穿过冰裂壶把酒水染成粉红色,被妖狐斟进杯里,托着壶的纤纤玉指也同样明艳。上挑的金眸似是诱惑似是柔情的看着旁人,他却依然紧握拳头,仍不说话。
         “好吧好吧,不睬小生也罢。”
        
         于是二人熱饮起来,只用眼神交流。妖狐一口一口品的舒服,也不觉得困,花香酒香萦绕甚是惬意,还有俊郎做伴,岂不美哉?

        
        “大人您住哪儿啊?”
        “大人您到底是什么身份呀……”
        “说实话……您真好kan……”

        不知是酒太烈了还是青楼的水喝不得,没几杯下肚本来安安静静的妖狐就舌头打转胡言乱语起来,本就红润的脸更是火烧一般,摸到旁人的手凉着,竟是毫不害羞的粘上去。

         “来人!”
 
        “客官您小点儿声,都忙着呐!”

         “你们在酒里放了什么东西!”
 
        “哎哟哎哟大人您息怒!这是什么地儿您不知道呀,酒里多少都有点那什么……妖狐大人跟我们这儿清交,已经上最淡的酒啦……”

         他双目怒瞪了老鸨一眼,似乎能看见他周身的火气。正想呵斥她找点醒酒的来,倒下的妖狐却囔囔了些什么:

         “大……天狗……呼咪……”
         怀里的小狐狸发出猫咪一样的声音,模模糊糊的呼唤他,情动的蹭着他的手。老鸨见此情景赶忙撤退,能少一摊事儿是一摊事儿,况且她也没重口到看活春宫。

         “怎么,喝醉了才想起来我?”
         大天狗一只大手揉上妖狐的脑袋,妖狐就往他手心里送,拇指拂过妖狐的眼睛,又捻了捻他绒绒的耳朵。妖狐对此十分满足,大概小动物都无法抗拒这般的抚摸,舒服到甚至要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尾巴情不自禁的围上大天狗的身体。原本正襟危坐的大天狗看见那毛茸茸的物什,一时没遏止住手,愣是抓了上去,
        
         啊——

         是昔日熟悉的触感,但现在更柔顺更丰满了,他最爱的妖狐,最爱的尾巴……大天狗心里像是开了好些春花,洋洋得意,不客气的大把大把的揉……妖狐卷上他的手,面色微愠的仰面对他:“大天狗大人不知道小生的尾巴不能乱摸吗?嗯?”
         “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么摸……崽最喜〔♂〕欢……”
         “呼喵~”
         “哈哈哈,崽,你可是狐狸啊,怎么能老学猫咪叫呢?”
         大天狗一脸腹黑,也不知道之前那副高冷的样子是不是装的,还是什么奇怪的开关被打开了。
         妖狐用尽浑身力气,把大天狗推翻在地,像是要惩罚他些什么的样子。大天狗却一脸游刃有余,期待妖狐的动作。谁知道,这小狐狸竟挠起他的脖子来——大天狗最怕这个了!

          “妖狐……住,住手!”

          “哼,大天狗大人调戏小生,小生以牙还牙罢了!”

          大天狗被折腾的上气不接下气,说好被下了药呢,怎么还有力气整人?妖狐衣服都玩乱了,外衣垮到地上衽领也被扯乱,刚刚别在他腰间的两个纸片人掉出来,不知所措的躲在桌角观望。大天狗受不住,眼泪都快掉出来,反抗的挥了下手。
         不晓得摸到妖狐哪里,他就突然软下身子来了……还怕是自己出手重了,忙问他:

         “怎么了?”

         “呜……你算计小生!”

         妖狐趴在大天狗胸前,锤了他一拳,大天狗坐直脊背,抚了抚妖狐,上一秒还整蛊他,下一秒还不是得大天狗来照顾。看着模模糊糊神志不清的妖狐,心中的大义使他无法对他上下其手胡作非为。
         刚抱起这妖狐要送他回去调休,可却换来一声娇嗔。感觉心尖尖酸了一下,还是毅然决然的张开翅膀要回寮。

         “唔……不解风情……”

         妖狐衔住大天狗的嘴唇,就把自己送出去……

         啧,这骚狐狸……!
……………………………………………………

        第二天天朦朦亮,妖狐就听着小姐姐的笑声醒了,他记得昨晚他带着劫镖的人去青楼喝酒,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来着?
         妖狐睁开眼睛,即刻就看见纸片人相拥着瑟瑟发抖。喂!带不带大清早就这么恩爱啊!妖狐撅了撅嘴,转过身去。

         “醒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嘘——还有人没醒呢。”  
         “你你你!”
         妖狐这才发现自己光着身子,胸口和手臂上零零碎碎的布些红印子,一副明显事后的场景,眼泪都要涌出来了。

         “还小生清白!”
         “你早就没有清白了。”
         “什么!”
         “你昨天明明想起来我是谁了,怎么现在又忘了……”

          啊?妖狐一脸懵逼,他也没有多余的心思思考,只对于自己被酒后乱性气的要命。
         但……说不清楚,他也察觉自己的反应并不像被非礼后的那般激烈痛苦,反倒有点像撒娇……?

        我呸!!

        大天狗挨近逃远的妖狐,妖狐不及他动作快,被捉住了。
         “流氓!亏我把你当好人!长那么帅就会耍流氓!无耻!下流!”
         大天狗也不反驳什么,强硬搂住他的腰,顺着脊椎伸向股缝……那个令他们意乱情迷的地方。

         “你……!你个混蛋!混蛋……!混蛋大天狗!”

          妖狐拼了命的拒绝他,慌的直淌泪……

         诶?等等
         刚刚脱口而出了什么?

         “崽,没想到你只是身体记得我,心确不记得我了……”

         “不……不是……”
         妖狐松开推他的手,揉了揉自己湿漉漉的眼睛,似乎想尽力回忆起大天狗告诉他名字的那个场景……很可惜,他什么也没有想起来。

         大天狗起身梳理,透过那张精致的五官,看不出来他到底在想什么。他本想过去替妖狐清理,可看他瑟缩的样子终是住手了。

         “你快自己打理一下,我在外面等你。”

         妖狐穿好晴明给他买的新衣服,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大天狗是谁啊……一点都不记得了……可是为什么会有那么莫名的熟悉感呢?

        “扫地的,昨天那只狗子有没有给我说名字?”
       扫地工摇摇头。

        “昨晚我们干嘛了?”
        扫地工红透了脸。

       “你都看见了……?”
        扫地工犹豫的点了点头……

        “我……我回去……一定要晴明宰了他炖汤!”
        妖狐声音有些颤抖,他自己心也虚的要命……该不会是自己以前欠的风流债,结果忘的一干二净了吧……扫地工急得转来转去,好像真以为妖狐要炖大天狗,不知道另一个从哪里找来纸笔,写下:“大天狗大人要送您回去,是您不肯,您不能宰了他炖汤呀!”

…………………………………………

         路上妖狐一句话也没有说,心里发毛,不知道大天狗为什么也跟着回寮了。他对晚上的事还是很在意。
        老远就听见晴明哇哇的哭声。

         “晴明大人!崽回来了!”
         寮里一速山兔在勘测到妖狐之后立刻报了晴明。
         “什么!回来了!”
         晴明急忙撞开门,看见妖狐没缺胳膊没少腿的站在他面前,一瞬间扑了过去。
         “崽啊!你去哪啦!我担心死了!”

         妖狐很不自在,总有一块心肉抽吊着,被晴明这么一抱莫名是疼起来。好不容易转头看了眼大天狗,大天狗却盯着晴明看。

         “大……大天狗大人。”

         源博雅在晴明身后结结巴巴的喊到,文言妖狐正想问源博雅是不是认识大天狗,却身上一凉看见晴明和他一齐跪下:“您大人有大量,妖狐我们双手奉上……还请您不要怪罪博雅当年之举……!”

        “晴明!你刚刚还说担心小生,小生昨天就是被这家伙掠走了,你居然要把小生送他!”

         “诶?你没想起来啊?”

         晴明抬起头,妖狐气的像个包子,有几分可爱,但大天狗居高临下的王者之风硬是让他没敢多看。

         “你告诉他,你都干什么了。妖狐,从来都是我大天狗的。”

         说完,大天狗头也没回的踏进寮里,连抗霸黑惹事叉都没上前去挑事。

        晴明,博雅,神乐,比丘尼,妖狐,还有大天狗围坐在正堂,门外聚了全寮的式神,多得鬼使黑鬼使白才没直接闯进来围观。
      
         “我本来以为崽你把以前的事都想起来了,才去召唤大天狗……你不早说……早知……”

         “少废话!”
         晴明被吼的一愣,可怜巴巴的低了头。

         “还是我说吧!当年晴明刚刚起家做阴阳师,没有好的式神,也捉不到好妖。我心疼他,就想尽办法要给他弄一个……崽,其实你以前是天狗山上的野狐狸,碰巧被天狗大人捡了回去,得以修行获得人形……大天狗与我是旧识…借口去拜访他把你掠了回来……总之你是,你是被我从天狗山上劫回来给晴明养的!”
         源博雅替晴明说了个清楚,他一向会尽全力保护晴明。妖狐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众人,半天讲不出话来。大天狗周身的气压似乎更低些,目光不知道在朝哪里看紧握着拳头。

         “不,不对啊……姑姑明明还说我含着奶嘴……是个奶狐狸啊……”
         “你修为不高,这种事情,施个法就能办到了。”
         妖狐左看看,右看看,好像在座的除了他,都知道真相。妖狐身上麻开了一片,谁也没有发言,他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开口……开口了又该说谁不是呢……?

        他抽一口气,凉的鼻子发疼却混着花香。犹豫了半天:

         “……那,那又怎么样!你们辛辛苦苦把小生养大,即使穷也给我好针女、新衣服,待小生如己出。大天狗这般的大人物不过怜悯小生是小狐狸,应付小生对于他来说也是无足轻重罢。怎么能……这样来兴师问罪了?还,还对小生如此无……”
         妖狐还没说完,被神乐猛扯了一下袖子,差把他拽摔。又悄悄道:“别这么说!”
         妖狐不解,战栗着双唇正欲再开口,一直阴沉的大天狗却忽然起身:“罢了,既然他丝毫不记得我,也不必勉强。”

       

        “天狗的长老总在说,忘却的都是不重要的的。妖狐我忘不了,只要你们许我陪在他身边就可以了,晴明大人。”

         妖狐看他出去的背影,安静的室内混着其它式神的好奇和对大天狗敬仰的交谈声。

         妖狐的身子一直颤个不停,今天的春风,真是好冷啊……

————————————————————

一直在纠结妖狐到底是什么狐狸……最后还是用了sao……其实我不想用的……

如果有姑娘骨折,一定是太相信我的车技(⑉°з°)-♡

评论(3)

热度(34)

  1. Mamn-伏鶴司- 转载了此文字
  2. inory_(:」∠)_-伏鶴司- 转载了此文字
  3. inory_(:」∠)_-伏鶴司- 转载了此文字
  4. inory_(:」∠)_-伏鶴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