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鶴司-

高亮,你要取关我就别关注我谢谢。鹤丸是我夫君_(:з」∠)_大概是個新人文手,十分杂食但每对都可逆不可拆(有些也不能逆!),略洁癖。養成中,請多指教。

#三日鹤 咖啡与琴4

•前文请戳标签“咖啡与琴”

•商人三日月×小提琴家鹤
•小狐丸亲情向出场
•一期一振迷之出场
•侦探小狐丸推理失败hhhhhhh
•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笑,但是鹤觉得好笑那就好笑吧
•????

————————————————————

       “黑色会不会显得太普通了?”
       “棕色看着太像老年人了吧……”
       “宝蓝……和我的发色重了吧。”
       此时,小狐丸陪着三日月在商场里,挑选长的一模一样的西装,唯一不同的只有它们相差半个色号的深浅。
        “随便买件贵的成了……别老挑来挑去的这不都一样嘛。”
        小狐丸催促三日月道,不仅是觉得逛街买衣服麻烦又无趣,还有面对推销姑娘高级腐女的眼神,他有一点……有点,不!是很想离开。

        “啊!白的!对对对哈哈哈买件白的好了。”
        三日月跟个耳背的老年人似的,自顾自决定了。
        打了个有暗纹的宝蓝色领带,别了朵蓝玫瑰的胸针,特意换了袖口是宝蓝色的衬衫,三日月甚是满意的从换衣间走出来。即使是最难驾驭的白色,也被三日月穿的挺拔修长,气质更是非凡。
       
        小狐想夸夸他,因为他哥就是天生丽质。可是才刚吵完就翻脸……不行,忒没面子了。
        三日月满意的微笑,店员小姐姐感觉一瞬间被撩到了,即使法国帅哥成堆却也无法抗拒难得一见的东方美男。

………………………………

         “您,您是三日月先生?”
         “嗯,好久不见了,您最近还好吗?”
         “当然了……上次很抱歉,我脾气不太好,有吓到您吗?”
         “不不,不用在意那个。有才华的人有资格耍脾气”
         三日月非常迁就对方,没有丝毫勉强的。
         “谢谢您的谅解。还有,今天您的衣着十分得体,我很喜欢。”

………………………………

         三日月的脑内计划十分美好,不说别的,最好挽回的就是形象分了。店员小姐姐让他一鼓作气,认为自己一定能拿下鹤丸国永的生意单,才不是自己笨蛋弟弟想的什么喜不喜欢约不约会看不看上的。

          小狐丸似乎能看到三日月双目中的夕阳红忽然异常闪耀,脑补起各种三日月同一期一振相见后的局面……是红着脸不着痕迹的交递暧昧眼神呢?还是直接来个hot kiss……!想的他头皮发麻差点两眼冒金星翻起狐腿直接晕死过去。
         三日月眯着眼,茶杯里的茶毛毛很多,一看就是好茶。茶尖左右摇晃着,就像三日月此刻荡漾的心情,好到恨不得“啦啦啦,啦啦啦”的唱出来。

         “哥,你知不知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不知道,哈哈哈。”
         “……”

         三日月翻开line查看了一期一振秘书发的相约时间,是下午六点半,然而他们买衣服再怎么磨蹭也才堪堪过了中午。
         于是提早五小时赴约了。

         没毛病啊,三日月想着。一期一振之前,有鹤丸需要搞定。
      
         小狐丸还从没有进过巴黎随处可见的咖啡馆,于是很好奇的到处观望,因推门而铃铃响的铜风铃也要看看。店里有个中年女人唱着香颂“对我细嗉爱语”,那是二战时期的老歌了,却一直在法国流行,并且那个琴师也懂这首歌,因为三日月听出来了,不止一个人的伴奏里有鹤丸国永的琴声。

         三日月在众人的目光下走去一个空位,因为他的一身白色正装太过显眼。他坐下,台上的琴师一心不二的专注于他的演奏,眼角带着一丝歌曲主人翁的苦楚思虑,生得忧郁的美人往往最使人移不开眼。小狐丸也欣赏这乐声,通过他一脸狐狸被挠腮般的惬意就可以看出来了。
         “三日月先生!?”
         一期一振穿着常服,端着盘康门贝尔乳酪,大惊失色的看着提早了五小时赴约的三日月宗近。
         小狐丸开始慌了。
         三日月起身同一期一振寒暄,和颜善面,笑的非常高兴,于是和他一桌同坐。一期一振熟稔的将乳酪涂进面包里,还问了问他们是否也需要一份,最后三个一起满足的吃了涂满康门贝尔乳酪的面包。
         小狐丸很慌。
        女子的歌声缠缠绵绵,两种动听的乐音混在一起太让人舒服了。噢,这真是一家“不务正业”的咖啡店。

        一期一振很好奇为什么三日月会提前这么早,商人应当是很忙碌的,这点他知道。他试着追随三日月的目光,自己却仍是不解。见他不愿多被打扰的样子也只好静下来享用咖啡与琴。

         终于,鹤丸可以下台了,他亲吻了自己的琴随即将他置在琴架上。
         “一期,我要的牛角包呢?”
         鹤丸闹小脾气般的发问。
         “噢!对不起,刚才给两位先生吃掉了。我现在给你重新点。啊三日月先生,这就是我的好友,鹤丸国永。”
         “一期居然把鹤鹤的食物让给别的男人,人生真是充满了惊吓啊~”
         鹤丸调侃道。颇有情调的巴黎男人和中规中矩的东方男人可不一样,总会说出一些让人害羞的甜蜜话来,不过一期也习惯了,鹤丸总爱说这些既吓人又浪漫的东西。三日月并没有为此而吃醋或别的,眼神跳跃,鹤丸国永竟就是一期一振的友人……!
         鹤丸移开眼色去看他旁边的人,有点不爽,但也不是真的有多大过节,给了个眼神,不打算多追究什么。正准备坐下等待享用自己心爱的甜点……

          安静很久的小狐丸终是忍不住了。
       
          “等等!一期先生你不是我哥哥的情人吗?他怎么这样同你讲话。”
        “噗——!!!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谁都还没反应过来,鹤丸就憋笑在一边了,没一会儿就捂起嘴来;长弧老月在得知真相时差点一口老咖啡喷出来。
         “一……一期…你,你居然找个老头嫁了!小狐狸你说话也…也太吓人了……!”
         “我不是……!我没有!我什么时候成三日月先生的恋人了?小狐先生您怎么能乱说话呢!”
         “您喜欢小提琴,您喜欢康门贝尔牛角包,您有哥哥的联系方式……反正各种现象都表明您是哥哥的情人啊?”
         “我不明白您怎么想的!我上个星期第一次见过三日月先生,在晚宴上……!”

         “啊?”
         小狐突然想起来那天等三日月半天的不就是一期一振吗?自己这么傻成这样了!现在,换小狐丸尴尬了,他们两兄弟轮着尴尬,会让三日月不那么尴尬。挺好的……噗。

         “小狐……”

         小狐丸深知自己闹了大黄腔,左右为难,狐耳般的两搓毛耷拉着,不知道如何是好。一期一振脸皮薄,红的要出血,鹤丸脸皮也薄,笑的要爆炸,老重复着“一期你居然要嫁老头!”,貌似没什么好笑的,但就是想笑……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哈哈哈哈哈哈……!

         三日月似乎最平静:“我是老头,而且要娶一期一振先生………嗯???嗯???”

         大概三日月的精英头脑只够运转经济难题,日常生活却不怎么行啦(●°u°●)​ 」

——————————————

小狐丸侦探首次破案惨遭嘲笑失败告终……他会放弃这个案件吗?!且听下回分析【妈的智障哈哈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爱我给我戳个小心心好吗(❁´◡`❁)*✲゚*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