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鶴司-

高亮,你要取关我就别关注我谢谢。鹤丸是我夫君_(:з」∠)_大概是個新人文手,十分杂食但每对都可逆不可拆(有些也不能逆!),略洁癖。養成中,請多指教。

#三日鹤 咖啡与琴2

前文可戳标签“咖啡与琴”

小狐丸亲情向出场

满篇都是三明式尴尬23333

——————————————————

         逐渐客人们又回归桌前,琴声做伴畅快交谈着。 只有三日月还投入的看着琴师,聆听他揉出来的音乐。
        

         鹤丸国永觉得无法忍受了,他没办法好好拉琴了。

         “先生,您的手机已经响很久了!”
         乐声戛然而止,鹤丸严厉的、不快的朝三日月斥诉到,一改之前那副老熟人的温和脸色,额头的阴影似乎都要比平时深些。
         “我,我的手机响了?”
         鹤丸瞥他一眼,他正慌乱掏出自己的手机查看,像个要被惩罚的学生。愤愤把提琴装箱,鹤丸抬步就要走了。
         “大咖喱,今天我先回家了!”
         “等一下!可以留个联系方式吗?”
         三日月抓住鹤丸的手臂,又匆匆从胸口的荷包里掏出一张自己名片递出去。鹤丸皱了皱眉头,三日月这才发现自己像个搭讪美女的轻浮男人,并且,触摸巴黎人并不是一个明智的行为。有些尴尬的松开他,痛改前非,以那副礼貌绅士的社交姿态重新向鹤丸发出邀请。
         “我是来巴黎做生意的日本商人三日月宗近,很高兴认识您!嗯……刚才意思是您很有才华,我真是太喜欢了!正好我的公司旗下有关于音乐的产业,希望您有空可以联系我。……对了,您叫什么名字呢?”
          鹤丸没有要接下名片的意思,转身离开了。门闭紧前三日月模模糊糊听见一句话钻进耳里:

          “三日月先生这么没礼貌的吗?”
        
          三日月愣了,咖啡店的门开开合合像是笑他。风度翩翩万人之上的三日月宗近也有被怼的一天。

         结账的时候他与那位收银员交谈了起来,确实,虽然这不是音乐会,但巴黎咖啡馆里奏起乐声时,人们都习惯于关掉电子设备的声音,琴师可以听人们闲聊、轻笑,却不能容忍外界的打扰,越是高级的琴师,越在意这些,所以鹤丸才这样不愉快的匆匆离开了。
         “真是不好意思,你们的琴师实在太棒了……我真的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机竟然响了。”
         “哈哈哈没关系,我们的琴师就是那个古怪的脾气。还有名片,需要我转交给他吗?”
         “拜托了。我能知道他的名字吗?”
         “当然了,他叫鹤丸国永。”

          

         出了店门,难得动怒的三日月拿着电话的手有些发抖,对方刚接听电话,就明显听出了他的火气。
         “你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做什么。不是说过工作时间不要给我打电话!”
         字字严肃,即使没有大声呵诉,也能教训人。对方是三日月的亲弟弟小狐丸,同时也是生意的合伙人、好助手,他丝毫没有被自己的哥哥吓到。
         “老哥!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下午两点钟的签约你给我说最晚六点半结束,六点半之后不是工作时间了!然后你说不要开车去接你你要自己购物。到了七点半你会自行来酒店同吉光氏聚餐,您是不是忘了啊?”
         三日月一听心头骤紧,糟!他居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急忙抬起表一看,时针在九和十之间暧昧,不久后它就会投向十的怀抱。
         “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
         “我……”
         小狐丸话还没说完,三日月便挂了电话,疾跑着拦的士。确实是他错了……可又拉不下面子。
         倒霉倒霉的是,离酒店不近不远的地方时突然塞车了,看时针放弃旧情人的决心越发坚定,三日月气急的锤了一下车门。吓的的哥猛地回头看他,怕他干出什么事来……
        这下聚会大迟到,该买的东西也没有买,主角光环呢???
        

          “实在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

          三日月大老板姗姗来迟,极其无奈的陪着笑脸。其实小狐丸才是最尴尬的那一个,吉光的董事、人事经理、财务经理还有几个秘书都赏脸赴宴,作为邀请方却只有他一个出席,小狐丸快气死了,三日月以前可从未犯过这种糊涂。
        “三日月先生您好,我是一期一振,这是我的名片。”
         吉光的董事很温和,同三日月一样是个年轻有为的才子。虽然白手起家一人来巴黎发展,现在却也是有头有面的大老板了,他做的品牌更是小有名气。
         三日月回握他的手,一番寒暄后把手伸进自己胸前的口袋……
 
         天呐……

         他今天准备的名片已用尽了,最后一张给了一家普通咖啡店的琴师……
         “这是他的名片。”
          小狐丸趁对方还未发觉三日月没有名片之前递出了一张。
         小狐丸:好感度-1
         
         两个坐在一旁的经理看起来年纪很小,有一个不满的咳了两声。谈生意的人们往往会提前准备好自己的名片,而三日月今天这样明明没有名片却佯做在取的行为,有些不礼貌。他们是这么认为的。
         一期一振略严肃的看了他们一眼,其中一个一瞬慌乱了一下 忙抬起高脚杯朝三日月点头示好,一期一振这才又回过头来笑吟吟的同三日月交谈。

         “您有个体贴的助手呢,”
          一期一振笑着接过小狐丸所递的卡片
         “方才您没到的时候他已经为我们介绍了贵公司的基本情况以及合作的意向。”
         一期一振点了点头,三日月也跟着他点头。三日月宗近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憋屈,但脑子里大部分不是自己职场上大意的尴尬,而是被鹤先生不屑回绝的场景……

                                        …………

         该说的话都被小狐丸说完了,于是在十点整的时候散宴了。
         说不清楚这场聚餐到底算圆满还是糟糕,至少三日月觉得并不是很愉快。他现在只想再见见那个琴师,听他的曲子……

         “老哥!!”

         三日月被吓了一跳,从副驾驶座惊醒过来。

          “你今天怎么了?刚才我又喊了你好久,难道签约不顺利吗?还有那个名片,给你说了多少次了要多带一些在身上,真是服了你了!”
         “我今天数好人头带的……出了点意外。”
         “嗯?怎么了,乙方人多了?”
         “没有。”
         “那怎么回事。”
         “……”

         用来搭讪咖啡店琴师了。
         当然,三日月宗近怎么可能好意思这么说。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