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鶴司-

高亮,你要取关我就别关注我谢谢。鹤丸是我夫君_(:з」∠)_大概是個新人文手,十分杂食但每对都可逆不可拆(有些也不能逆!),略洁癖。養成中,請多指教。

#忘羡 #仪追 •卯午酉子皆是寒•

•问世间情为何物,陪你走遍东南西北
•我国大好锦绣山河!
•整个系列文中分别会写到:忘羡(江南)、仪追(黔州)、聂
蓝(姑苏)、凌澄(京兆)【地方名称皆以唐朝时为标准,仪追篇中写的是黔州(贵州,我的故乡我格外眷顾_(:з」∠)_)的黔南】
•无雷,寡甜
•此篇引子,会分别有正文
•我国锦绣大好山河!

————————————————————————————————————

1.#忘羡

魏婴终要大病痊愈了,他缓缓坐起身,看窗外斜斜的细雨。他脸色还有些苍白,可瞳仁里却已有了光点。
含光君给他披了一件厚衣,坐在他旁边一同看窗外的景色。

忘羡二人住来江南已有些时日,他们青瓦房在水里,同别的渔民住在一条居落。推开门就是水路,不宽的湖道对面是另一户人家。在这里,哪个角度,哪个季节都是一副风景。

本是神仙居,魏婴却偏偏病到了。只是渔中乱玩了小虫子,却险些丢了性命。

屋外有些暗,屋里的炭炉发着红光不觉得冷。他们就这么呆呆的坐着。天大寒,没有姑娘划船来窗前唤一声羡哥儿忘哥儿;也没有姨娘采莲归来丢给他们几朵莲蓬,只有风划过的痕迹和雨雪黏黏的脚步。魏婴身子还弱,他感觉有些冷。就要朝被窝裏钻,余光却瞥见含光君没有看景而在看他。

也是,他已经二月没有看活现的自己,却见证窗外花树由绿变枯,自然不想再看这扇窗。

魏婴顿了顿,朝含光君怀里去了。
轻轻的雨滴,在水面上画了一小个一小个的涟漪圈。

“二哥哥,我冷。”
含光君拖来被子将他裹住,再紧紧抱着他。
“二哥哥,我想穿你送我的纱衣。”
“嗯。”
“我想陪你收网,我病了,你还没去吧?”
“嗯。”
“我想吃莲藕炖排骨。”
“嗯。”
“我想听卿姨她们对歌。”
“嗯。”
“我想……”
…………
魏婴说什么,含光君就答应他什么。什么都可以,恨不得给你整个世界。
魏婴的背后是有力的心跳。也许他已经修成读含光的技能了,但和他哥哥的方式不同,是贴着他的心,听他的心跳。
“蓝湛…我想亲你……!”
头稍側,却被手捏住下巴扭过来。含光君难得粗暴,但立马落下的温柔中带些颤抖的吻,让魏婴怎么也无法责怪他。他们吻了好久,嘴唇的每一寸肌肤都被含光君一一嘬过,越发红艳,越发诱人,浸染着对方的味道,欲火难息。
二人的脸都浮起一片莲红,却还是不肯分开
“疼吗……?”
含光君轻轻搔了骚魏婴的下巴,魏婴搂住已经不能再近的他。
“不疼,”
“好甜…”

2.#仪追

俩小辈悄悄逃了云深不知处 ,二人拟去黔山秀水。

一群青兽在平原大地上不停起伏奔跑,二人站在它们身上,蓝景仪拉着气喘吁吁的蓝思追,大口大口的白气变成山腰的云,黔南的山对于他来说还是太高了。
两个小蚂蚁一样的身影 ,如同水墨画里活起来的一笔,若静若止。云雾散了又聚,聚而再散,才瞧他们立在山顶。
黔南冬里无霜无雪,也不冷的刺骨。所以少数民族的姑娘们总是四季热情的。不晓得其中的谁望到了来客,推开窗儿高歌迎接他们,一闻一接一和,山头窗儿都开了,绽满彩华。锥髻上插着银簪,脖上带着银项,如若彩染衣饰上的落雪,即使秀黔无雪,也有幸观雪。青烟弥漫高山崖谷,也挡不住流光溢彩。
蓝思追被姑娘瞧的不好意思,蓝景仪却新鲜稀罕的朝她们打招呼。

都说苗乡姑娘歌如黄鹂,委婉动听,蓝景仪瞧他一副不自在的慌张模样忍俊不禁。忽然又紧了紧他被汗浸湿的手,挨近他,似乎这样能使没怎么见过女子的蓝思追不那么害羞。

“ 都说苗乡姑娘歌如黄鹂,委婉动听。蓝愿,你听听 ,若是喜欢,我们就住这儿了。”

蓝思追害羞的伏在蓝景仪的肩胛上,闻言,更不肯抬头了。

————————————————————————————————
想要求赞……

评论(13)

热度(45)

  1. Mamn-伏鶴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