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鶴司-

高亮,你要取关我就别关注我谢谢。鹤丸是我夫君_(:з」∠)_大概是個新人文手,十分杂食但每对都可逆不可拆(有些也不能逆!),略洁癖。養成中,請多指教。

#仪追 盼君信

•蓝景仪×蓝思追
•轻微忘羡
写了一个仪追二人传信的小故事✺◟(∗❛ัᴗ❛ั∗)◞✺小朋友太可爱了

        “……请,君,盼归来!”
少年嘴里跟着笔画嘀咕,笔锋完美一收,拟给蓝思追的信便写好了。秀丽小楷幻做一只纸鸟,扑扑飞去了。

        “就要回去了,你还写,每到金曜日你就拟信。嘁!当真蓝家多文化。”

        “呿,就几日了,可好言语?”
       江家弟子瞄他一眼。
       “你给何人拟信?”

       “我家蓝愿~”

       “蓝愿?”
  
       “蓝愿?蓝愿你都不晓得,思追啊,蓝思追。”

       紫袍少年瞪他,像是知道了什么纲常混乱惊天泣动鬼嚎的大事。

       “他不是龙阳身?”
       “是啊。”
       “胡闹!”
       蓝景仪噗嗤一笑,江家紫袍弟子紧锁眉心,愤愤背过身。

        “男男之间,怎么扯你家我家的!没纲常!”

        蓝景仪看他那幅样子,直想笑,只回他:“你遇着思追那样的好人,你也没纲常!哈哈哈哈!”

        蓝思追伏在窗上,抚了抚框上灰尘,扬到空中来忍不住叫人躲开。一株红梅探来思追窗前,即便今年无霜冻,却也香如故,似朱丹,开得艳的很。
        思追挥开尘粉,顺上梅去抚抚,颇是满意自己房头这株雅梅。后双手托腮,发起呆呵着白气玩儿,不时耸耸脖颈间的绒领。

         “思追,我与二哥哥去‘破案’哟!同不同去?”
  
        见蓝思追闲在窗上,经过那里的魏无羡便邀了他。
蓝思追朝房里探了一下,好像查看了什么

        “我辰时点的香还没尽……能不能再等等!?”
        破案?听了好有意思,兴趣便油然而生了,何况魏无羡又是个有趣的胚子,蓝思追便越发想跟上。但又有要事要等,不由得紧了紧手。

         “顾忌香做什么,又不燃了你屋子,就上路吧!”

         “脱脱兮,魏前辈实在无法等的话……要……要不我不去了……”

         随即蓝忘机走来了,问魏无羡怎么了。

        “若想跟去,便快些。”

        蓝忘机看蓝思追犹豫的样子,进退两难,便这么说了。原因只是他和蓝景仪约好的,金曜日辰时点一柱香,他定在一柱香时间里传封信回来。
        “沙沙……”

        振鹂于飞,于彼梅间。

        白色的鹂鸟在红梅中游戏 ,蓝思追一眼便看到它了。

         “含光君,我这就下来!”

         蓝思追捉了那鸟,迫不及待揉碎了读里边好看的字。跟在含光君后边儿,边走着边忍不住笑着读手里的书信。

         “梅无愧做花中清雅君子,开匣即清香四溢,引同伴来争。景仪哪敢给他们分去,只当做宝贝,一日一食,后用粗茶淡饭竟也觉有味。
        每每如此,心中便只能思考,愿当是待我极好,送如此之华食予我。却担忧之,愿可有除鸟吾而余之…………”

        魏无羡专心极了的听着,即使蓝思追念信声音极小却也断断续续听到清楚,恰是就未听到寄信人是谁。哪想就要听完了,他却停了下来。

        “云深不知处有禁,不许随意探听他人书……”
        “嘘!”

        魏无羡强制打断蓝忘机,头朝蓝思追那儿偏了偏,蓝忘机本想说他胡闹,可终究任由他了。
        唉,自古英雄折于美人那。

        “余之……”

        魏无羡看他脸越来越红,两个小爪子越抓越紧,这蓝思追怎么这么爱脸红?又是谁调戏他了?

        察觉蓝思追就要追上来,魏无羡立马做正常走路之姿态。

         “对不起含光君,小辈方才顾着读信,忘了跟上……抱歉……”

         不读啦!?
         魏无羡一脸沮丧。

         “你信上写的何事?”

         “是!是……蓝景仪写来的……”

         “他有何事?”
 
         “景仪来信感谢,说点心好吃……”

         “嗯。”

         “还,还有,他说月曜日便要回云深不知处了……”

         “怎不先通报家主。”

         “思追不知,大抵是景仪与我友谊交好,便先予我说了。”

          哈!好嘛蓝湛,你个假面君子,方才叫我莫去探人书信,这倒自己明目张胆问起来了!蓝忘机似是听到魏无羡心声,看他一眼,一脸:“不是为你我怎会触犯家规”的表情。

        “还说什么。”

        蓝思追支支吾吾不肯开口,那模样可爱可怜极了,好惹人心疼。

        “小辈斗胆!云深不知处有禁,不允随意探听他人书信……!”

        然后怯生生看了一眼蓝忘机,又忽的栽下地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二哥哥!含光君!抄家规!哈哈抄家规!”

        蓝湛,你也有今天!

        “不不不!小辈没有要含光君抄写家规的意思!”

        “抄。”
蓝忘机冷冷回道。

        “只是受惩之前,要把天天该做的事情做了。”

        “天天……该做的事……?”

        蓝忘机颔首。

        魏无羡又自己给自己搞事情,活该!

        “是,天天该做的,先做了。哈哈……含光君果然还是最懂规矩的,要不不抄了。”
        “既犯,则抄。抄多久,做多久。”

        “…………………………”

        蓝思追不懂两人在说些什么,也不明白情绪落差那么大的魏前辈。

        “却担忧之,愿与否如除鸟吾而余之引我痴盼鸳鸯,独游西雍弃我于东水,期不是。
景仪将返程于月,请君盼归来。”
                                                                    金曜日
                                                                    蓝景仪


信里的“愿”都是在指蓝愿,也就是思追喔,那一段像文言文(其实不是文言文)的东西意思是“蓝愿是不是池中除了我外另一只能让我倾慕的鸳鸯,只独自在西边的水里游抛下我一只独鸟在东边的水里,希望不是这样的。”
瞎瘠薄拼凑一些文言文改的…或许有文言语病,但是写白话太没感觉了于是……求不要深究错误……
这段话变相表白辣(❁´◡`❁)*✲゚*不是东西两边的独鸳鸯,那就是在同一边的一对鸳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9)

热度(56)

  1. 璇璇-伏鶴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