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鶴司-

高亮,你要取关我就别关注我谢谢。鹤丸是我夫君_(:з」∠)_大概是個新人文手,十分杂食但每对都可逆不可拆(有些也不能逆!),略洁癖。養成中,請多指教。

#忘羡4【睡前灵感小随笔

他想翻墙出去喝酒吃肉,吹几只走尸使唤着玩儿,兜里揣满钗钗环环送给漂亮的姑娘……呸呸呸,才不想送!一点也不想!
要换做以前魏无羡一定已经闹腾的翻天了,把三千多条蓝氏家规都犯一遍,巴不得自己被赶出去。
“唉……”
成天就爱看书写字的蓝家人安静的要死,要是蓝家人不说,也许别人都不知道云深不知处里住了人。所以,魏无羡这一声叹气便十分明显了。
烛火轻轻扑朔了一下,蓝忘机故作不知写着他的诗词。
“含光君,蓝忘机,蓝湛啊!蓝二、蓝二哥哥~你让我好苦?你本知道我不是耐得住寂寞的人,你看看你看看,我为了你啊忍的多幸苦?”
嗯,魏无羡“嫁进”蓝家已经不是一两天了,生性桀骜的他已经憋的快死了。吃蓝家没油没辣的家宴,不能说话;看蓝家没图没修饰的藏书,不能随意翻阅其他的,就连洗个澡还得一本正经的,哼个歌也不行。
蓝忘机心里觉得他这模样可爱极了,却不动于色。
“蓝二哥哥~”
“和羡羡玩儿嘛~”
蓝忘机眉尖抽了一下,换做常人肯定笑起来调侃魏无羡了。
“嗯?蓝哥哥不喜欢羡羡嘛?”
魏无羡竟忽然觉得这样已经够有趣了,云深不知处,有毒……
“羡羡几岁了?”
“唔……三岁啦!”
“三岁的无羡太小,不适合同我玩。”
“为什么!”
“待你及冠了,我们玩天天都玩的东西。”
“你……!”
虽然蓝忘机脸不红心不跳的说了这些,可魏无羡就感觉他在笑,得逞的笑!奸诈的笑!
“午时到,歇息了。”
蓝忘机收拾纸笔,把写好的几幅字晾在一旁, 脱起他竹笋一样的衣服。整理毕,他坐到床沿,魏无羡躺在被窝里面,卷自己的头发玩儿,看见蓝忘机过来了,就斜着眼睛恨他,不过回应他的眼睛微喊笑意,骨节分明的手揉了揉魏无羡的后脑勺——那是最能击打他心房却淡到除了他别人都看不出来的笑容。
“羡羡快长大,好同忘机一起玩。”
魏无羡惊异于蓝忘机说的话,耳根有点红,蓝湛什么时候会开这种玩笑了。
“含光君啊,你变了,变了……!”魏无羡把每个字都说的很重,很重。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一语说的他反驳也不是,不反驳也不是。

评论

热度(38)

  1. 璇璇-伏鶴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