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鶴司-

高亮,你要取关我就别关注我谢谢。鹤丸是我夫君_(:з」∠)_大概是個新人文手,十分杂食但每对都可逆不可拆(有些也不能逆!),略洁癖。養成中,請多指教。

#忘羡3上(#仪追)【睡前灵感小随笔

刚刚tag打错了……重新发……
写小朋友谈恋爱好幸福啊,虽然主仪追,但是这篇微带追凌,唉,又主吃了一对冷的没粮的cp(*˘︶˘*).。.:*♡

————————————————————

第二日晨起,蓝忘机果真没有走开,待在被里给魏无羡做人形暖炉。
“蓝湛,你放了什么?”
“该歇了。”
蓝忘机手一挥,灭了蜡烛。强压魏无羡躺下,啄吻了几下,给他掖掖被子便睡了。
此时,蓝忘机手捧书卷,半躺床上,静待调皮羡苏醒。
“蓝湛……”
魏无羡大翻身一抱,便抓了不该抓的地方……
“要遭!怎的这么霉啊!”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一只手搭上他的手,轻轻握了握。大概没有生气吧?
“原,原来你昨晚上放枕头底下的是书啊……哈哈哈,是不是等我太无聊了!好嘛蓝湛,陪我睡觉还敢嫌无聊……!”
魏无羡忙扯开话题,手却又不好抽开,现在那玩意触感软绵绵的,反而联想到什么……不好……的……东西……
“实则没看多少,只顾观察你了。”
“观察我!”
“嗯。”
“观察我做甚啊?嘿!蓝二哥哥,羡羡好不好看?。”
蓝忘机合了书卷,朝窗外看了看,再答他道:“好看。”
魏无羡登时红透了脸,反扑了他。
“好了,时临正午了。闹够开心了。”直到蓝忘机这么说,才吓的魏无羡弹起来。
他竟磨到大中午才放蓝湛从床上爬起来,含光君,着实不易啊。
        是因为难得一醒就看到爱人嘛!有错吗!
不知魏无羡哪里听来今日金氏要摆宴请民,美其名曰:应顺民心。

“我早看那个金光瑶不对劲了,这下窗户纸被捅了吧”,
“嗨,幸好没等他祸害民间就降了他,不然啊…这金家说不定与当年岐山温氏……”
“那哪能一样!指不定更恶劣!他可是‘娼妓之子’啊!”
“真不知道金麟台这鸾翔凤集的地方怎么招了这种人!”
金凌若是听了,就骂他们道:“当时敛芳尊风光怎不见你们这般说!娼妓之子怎么了?你们去青楼乱嫖妹子的时候,怎不嫌弃人家是娼妓!倒是意乱情迷啊?!”
“噫!走了走了!”
如今这什么因顺民心的金家大宴,倒像是扇自个儿巴掌,但却也能立下些根基。一看便不是金凌的主意,大概是江澄,想让金凌在众中立信才出此策。
魏无羡也是有些担心他的,才要赴宴。忘羡打闹着去往金麟台,说是打闹,不过是魏无羡单方面惹蓝忘机。路遇蓝曦臣,倒看他神色不太好。
“今日忘机看起来很是开心啊。”
蓝曦臣这么说道。魏无羡一直心想判断蓝忘机心情是个哲学问题,他没见到蓝忘机面上改色啊。
金凌撞见泽芜同魏无羡一道来了,尴尬的很,也不晓得要干什么,好在泽芜长辈考虑周到,给了他台阶下。
方才打老远看见金凌他们,就模糊听到思追在问“景仪究竟在哪儿啊,他守棺我不得去,那你唤他出来也不成?”
“不成!”
魏无羡朝蓝忘机蹭了蹭:“一股子醋味儿……噫!”
思追手里提着一个镂空的漂亮小匣子,里边儿的东西若隐若现,好像是什么点心,美味的很。
见了含光君,便是看到救命稻草一般
“这可是好?景仪传书给我说金麟台吃不好,想吃当季的梅花儿糕了托我来时带去。我也只买了黄白红梅各两只,不是我不给金凌呀,只是送个单的给景仪多不好?偏是金凌就不让我见蓝景仪!”
金凌见了含光不敢多说话,可看他憋红了脸,终是忍不住了:“都说了我不是要吃!”
“那你倒是让我见景仪!”
“不行!镇守之人,哪得偷闲!”
“果真是吃不好,还不知道你们金氏平日都怎待他们的!”
“你……!”
眼看就是要吵了,忽发现张不开嘴了……

被禁了言了。

金麟台外沿街摆了长桌,思追还拎着他的匣子,金凌也只比划着手安排,两人互不搭理。
“诶,二哥哥,你说这景仪和思追是不是有戏?这金凌嘛,不老骂我断袖这怎么看着也跟断了似的?”
“胡言,无趣。”
“是是是羡羡不敢说了。”
魏无羡时不时感受到视线,来自组织排场的江澄。但他一去看他,他就移开眼了,魏无羡心想,他是不是在想如何感谢我,给我多吃点儿好的啊?
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人闲闲坐在席上,挨一起,也不怕人眼光。
“思追!思——追——”
魏无羡倒比蓝思追先听到唤思追的声音,转头去找。
嘿,蓝景仪倒是自己寻来了。咍,也不怕被金家抓了去。
魏无羡过去拧一把生闷气的蓝思追,示意他看蓝景仪那边。蓝思追看到蓝景仪自己寻过来了,边示意他噤声,边急急忙忙跑过去,指划他到个什么隐蔽地方。
给金凌看到了,指不定什么大小姐脾气又要发了。
魏无羡觉得有趣,看两个小朋友跟背着家长悄悄幽会似的,就直想笑。
“诶,你被禁言了?”
蓝思追狂点头。
“哎呀可惜了!我还想和你好好聊聊的,今天我遇着了宋道长,等下次有机会我摆给你听。不过谢谢啦,果真思追待我最好的!”
语毕,接过蓝思追的小匣子,晃了晃转身跑了。思追正要回魏无羡他们那边去,余光又瞥见蓝景仪好似想起什么折了回来,一脸“怎么了?”的表情站在原地等他。
哪想他忽的一把抱了蓝思追,在他脸上啄了一大口,又飞也似的带着坏笑跑走了。
“蓝!…蓝景仪……”
蓝思追本想大声呵诉他一下,可要是真喊了,引来金凌不说,装作被禁言也要遭发现了。虽然蓝忘机是方才见了蓝景仪才给他解的禁。声音便弱的只有自己听的见了。
“我说什么来着!嘿蓝湛你看见没?这不是为谈恋爱做铺垫是什么!这景仪活像我啊,哈哈哈哈哈哈。”
蓝湛一揽把魏无羡正过身来,思追就一人站在那,又急又气的捂着脸,耳尖都红得透透的了。过了好久,才又见他回来坐下。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