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鶴司-

高亮,你要取关我就别关注我谢谢。鹤丸是我夫君_(:з」∠)_大概是個新人文手,十分杂食但每对都可逆不可拆(有些也不能逆!),略洁癖。養成中,請多指教。

#忘羡2【睡前灵感小随笔

腊八过了,理应是雪落梅尖,冻的鼻尖发红,然这天早上魏无羡迷糊着眼睛迎来了清晨第一缕阳光。
“蓝湛…”他侧身朝外喊到
每日睡下时被人拥着,晨起时身旁却空荡荡更甚者没有余温,魏无羡不满这点已经很久了,却碍于自己之前给蓝湛添了诸多麻烦还多少坏了他名声而不敢要求太多,蓝忘机起身后被他随叫随应也不是不可行。太阳有些刺眼,魏无羡甚至怀疑自己是否睡了一个冬天,他看蓝忘机悠悠从外渡步进来屋里,那冬阳发白,笼罩着一袭白衣的含光,下垂青丝被步子微带起,魏无羡眯着眼挪不开视线,仿若看到仙子。
他的人就像仙子…自己运气怎么这么好。
仙子没什么言语,过来掖了掖魏无羡因怕热而糟糟掀乱的棉被。
“天气尚寒,莫要见阳就胡乱掀。”
魏无羡不知道自己竟看的笑了起来,他的好仙子怕他染了风寒不是?
蓝忘机觉着魏无羡难得不逞口舌之快甚怪,不过大许是睡的还迷糊,改了痴痴笑。
肩头滑落几缕发丝,悬在魏无羡脸边上
“睡否?”
蓝忘机向来问话简洁,大概说话功能全转换为无微不至的关心了。魏无羡就傻傻笑着,或许是阳光照的的他不适,回话都没有。
蓝忘机揉一下他的头,眼底写着:不睡就快起来了
“蓝湛,我喜欢你!以后想一直和你上床……”
说完魏无羡自己都愣,蓝忘机乍听他这话也是一头雾水。大概蓝忘机又会说自己“不知羞”“无聊”“一大早的说什么胡话”之类的。
“嗯。”
诶?
“嘿嘿。”
蓝忘机应他了,没骂他。
“蓝湛,明天你晚点起好不好,就明天一天。我醒了你再起,好不好,我们还从没一块儿起过床。”
不知今天撞什么胆子了,魏无羡觉得自己有这么厉害。蓝忘机看着半坐起来的魏无羡,眉眼里尽透着“答应我啊!”“答应我啊!好不好嘛。”“你不答应我,我就闹了”这样焦急的心情。蓝曦臣能读弟,现在蓝忘机能读妻了。
万事妻最大,妻说什么就是什么。
“嗯。”
蓝忘机答应,魏无羡压根儿没想到这事儿这么好商量,然不知他沉默寡言的蓝忘机早自作主张在心里做了一番考量。不知从哪里升起一串喓喓,跟春萌发了无两样,魏无羡来了精神
“起了!起了!”
魏无羡朝一处招招手,蓝忘机便拿来他的更衣
“饿了,蓝湛,吃啥啊?”
“忆苦思甜饭。”
“啊?那是啥。”
魏无羡也没想多少,只觉得自己过得跟猪相差无几,被养的白胖安逸、无忧无虑,只觉得时日越久,蓝忘机对他越是纵容宠爱。蓝湛对他怎么这么好,怎么都好,我真是太幸运了。
蓝忘机稍先他一点走在前面,魏无羡悄悄牵住他的手,只笑着。
此处无声,胜有声。



但是吃完忆苦思甜饭以后,魏无羡只想榨干蓝忘机让他知道自己是不好惹的。

评论

热度(32)

  1. 璇璇-伏鶴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