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鶴司-

高亮,你要取关我就别关注我谢谢。鹤丸是我夫君_(:з」∠)_大概是個新人文手,十分杂食但每对都可逆不可拆(有些也不能逆!),略洁癖。養成中,請多指教。

别丝桐

中.

下不单独发,在总和集里

黝黑的,带着青草香气的泥土,是曾经的记忆。如今,脚下踩着的这片土地,充满了血腥味,纯纯的黑色混进了或是普通人或是官员或是英勇奋战之人的鲜血,经过之处错综地横躺着尸体,月亮是红黑的,夜空是空洞的,缕缕青烟好似魑魅魍魉的爪牙在挥舞……战争开始已整月,没有任何怠慢,每个阴阳师的信念都是坚不可摧的,为帝国捐躯的思想牢记在心。

赤司的异色瞳在单调灰暗的战场上十分显眼,鲜红的瞳色如同注入了新鲜艳红的血液,金黄的瞳色如同阳光下刀刃闪烁着的尖锐光芒,充满了王者的霸气。赤司手中的太刀,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出现在自己面前妖魔,无一放过,侥幸在刃下逃过的魑魅魍魉,也会被辅佐赤司的众式神无情的抹杀……面对妖的无能,人群之巅的赤司,嘴角扬起了微妙的弧度。

刀光剑影闪烁着,白符飞舞着,雷电在鼓舞着士气,风声奏响了未来的乐章,众阴阳师摆布画镇,寮头一人、寮助一人、允官一人、大属职一人、小属职一人、阴阳师六人、阴阳博士二人、阴阳生十人、阴阳士一人、皇历博士一人、皇历生十人、天文博士一人、天文生十人、漏刻博士二人、守辰丁二十人、使部二十人、值丁二人,以如此庞大的阵队为一个单位,阴阳师们齐心施术,结阵降伏一批又一批阴间的妖魔……卦阵闪烁着光辉,桂离宫一带的妖怪已经基本肃清,一战大胜!不知不觉中,各地而来的阴阳师,都如服从赤司率领一般按照他的计划行事。赤司松了一口气,帝王大喜,奖赏万千,作为表现突出,起到领头作用的赤司,及其他率领的奇迹5人更是赏金赠玉。不过,赤司只接受了与众人同样的奖赏,拒绝了更多额外的赏赐。这是赤司一向的习惯,所以另外4人也完全不把钱财当会事儿。众阴阳师获得了半月的休息时间。足矣足矣,有余有余。修整时间够长了,赤司也为大家能够好好休息准备迎接新一轮的战争而感到心安。而另一件重要的事让他的心情不能完全平复——战斗中没有遇见黑子,黑子也没有回到酒居。

黄濑重新架起了紫藤,青峰再度钉好了招牌,又可以过一段悠闲的生活了。

“不知道哲怎么样了呢……”

青峰抹掉头上的汗液,看着赤司握着茶杯凝望紫藤的样子,不知为什么想起了黑子哲也。

“啊,多半已经死了吧。”

说出这话时心中闪过一丝酸楚,但语气却还是那么平静,没有什么情感。

“哈,你不想念他泡的黑茶吗?”

青峰坐到他的身边。

“一切皆是身外之物。”

“……这,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哈!”

“因为我是绝对的。”

“喂喂赤司你能把气氛调动的活跃一点吗?”

赤司听了笑着呡了口茶,不语。

“说来你不弹琴真是稀奇啊。”

“偶尔品品茶没什么不好的,而且最近心绪不稳,弹琴总会把弦拨断。”

“好吧,不过你真的不想哲吗?黄濑可是无时不刻都在想他呢!”

赤司皱了眉,握着茶杯的手指攥紧了些。

“我不知道。”

青峰对赤司的回答感到有些惊讶,意思是似有似无咯?

“赤司你啊,就是对妖的态度太过偏执了。”

“哦?”

“虽然对哲还是严厉地没话说,但他是妖啊,你会品他泡的茶就是奇迹了,还有,虽然你不怎么搭理他,但是,也不会像对待其它要那样根本看都不会看的一味斩杀……”

青峰说了很多,每一件都是真实发生的,赤司无可反驳。

“最重要的是你居然会让他在酒居活下来,其实说实话我还以为哲死定了!难道有一个能让你区别对待的事物,你怎么能就这样放手呢?”

青峰看了一眼这个教导他们幻术,率领他们征战,带给他们机会的人。没有赤司,就没有现在的奇迹5人。

“哲可是个活了几千年的老妖了,阳间这些儒雅之事啊,比我们阴阳师还要熟悉了。所以啊其实你挺赏识哲的,就因为他是妖,所以你不肯承认自己的心意。赤司,虽然作为阴阳师效忠和护卫万众安康是最重要的,但也偶尔想想自己想要的吧!你太大公无私了,简直超人类。虽然历代英雄会舍身为国,但他们都有自己心爱的妻子,父亲,母亲,孩子以及朋友。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待我们的,但是赤司,务必找寻一个对自己最重要的人吧。”

“为何,无牵无挂,逍遥一世。”

“哈哈哈赤司我竟然没有发现你居然有傲娇的潜质啊,和绿间一样!”

赤司瞥了一眼青峰,他立马住口了,歪着嘴角。

“其实妖也是有好有坏的啊赤司!”

青峰给赤司抬来了古琴,上次弹断的琴弦已经被修补好了。

“弹琴吧,哲来了以后你就没有好好弹过琴了。”

“我静不下心来弹琴,还是算了。”

“一起等黑子回来吧。”青峰抓起赤司的手放在琴弦上,期待着他的弹奏。

“……”

茶香肆意,琴声悠扬,如此似曾相识的一幕,只是少了一淡蓝佳人,与满园芬香紫藤。

沉醉了,结解了,一曲终。无牵无挂度过30载,黑子哲也是第一个让他不能平静的存在。赤司明白了,一个人无牵无挂活在这世上,好像是少了顾忌,但活在这大千世界,不就是为了品尝酸甜苦辣么?如果黑子回来以后还什么都不说的话,一切就没有意义了。古琴的尾音回荡了甚久,来自演奏者的决心,和有力的信心。

欲奏第二曲,却听到了酒居门口传来声音。

“不好意思!今天还不营业!”

青峰边喊边朝门口跑去,赤司也跟着去了。

赤司先一步打开了门。

“黑……子?!”

他回来了!在这个时候回来了!心中绷紧的弦终于松了。他的生命是安全的,但人却不是期待中的样子,一瞬间闪现的是着急,接着便感到了气愤。眼前这个人,失去了原来的神清气爽,花色的和服上沾满了鲜血,右眼的冰蓝失去了神采,手轻轻捂住左眼睛,属于黑子的血液不断溢出,染红了黑子白湛的皮肤。

“啊……!征君和青峰君来迎接我了…嗯”

说话扯动了脸上的肌肉,血肉模糊的左眼被影响的十分疼痛。

“眼睛…怎么了?过来!”本想拥住黑子的手最终还是抓住了他的手腕,将他带去药房。闻讯而来的另外四人随然也十分担心,但还是将黑子交给了赤司一人。

一团团雪白的棉花被侵染成血色,水盆里原本清澈的水也馋进了明红。赤司小心翼翼地为黑子处理着伤口,不时蹙眉道:“疼的话就喊出来。”

黑子不听,只是紧紧攥住赤司的狩衣,手心里冒着薄汗。

“左眼还能看见吗?”

“看不见了。”

“啧。”

怎能夺去这么美丽的眼睛!罪孽!

“没关系,还有一只眼睛能看到征君。”

“谁干的。”

“?”

“谁弄伤你了?!”

赤司手上的动作随着怒气有些情不自禁的加重。

“疼……”

黑子有些害怕的小声道。赤司意识到自己下手有些重了,急忙停下动作,眉眼里好像有些许内疚。

“是因为这次狩妖而受的伤吗?第二天为什么不及时回到酒居!”

“我存在是不是给征君带来困扰了呢?于是第二天我就没有来了,结果没想到正巧遇上了狩妖大行动。不过没关系的征君,我还有一只眼睛呢,阴阳师们也只是执行任务而已。”

“为什么要考虑我,最重要的是自己不是吗?”

赤司的语气很严肃。

“征君太大公无私了,有点超人类。”

黑子笑笑。这样啊,这句话是黑子说的。

纱布牢牢将黑子的眼睛包裹好了,膏药的苦涩味让疼痛减轻了,黑子轻轻抚了抚纱布。

夏末已至,夏天极力释放着最后的热量,紫藤的树叶刷啦啦地打闹,深绿色充满了稳重的气息,绚烂花开后的成熟是它一生的成就。

夕阳西斜,光线变得柔和,粉红与橘红涂抹在一起,如丝线般的金黄勾勒出太阳的形状。还是那把琴,还是那个位置,还是那个演奏者,赤司拨起了琴弦。

“黑子,我可以叫你哲也吗?”

黑子在漫漫水雾中抬起头,放下手里的茶壶,眼中的光点起伏了一下。没有说话,只是大胆的挠了挠赤司的头发。

“哲也……”

黑子闭上了双眼,静静听着这个他仰仗的人温柔唤他的名字。感觉手指间的发丝好像滑动了,睁眼间,赤司环住了黑子单薄的身子,也摸摸他的发丝,软软的细细的,就好像蓬松的雪团。

“征,征君……?”

“嘘,我给你弹一首曲子,你要听吗?只送给你一个人。”

“听……”

赤司突如其来的温柔,让黑子觉得幸福有些突然,

温暖的怀抱离开黑子,刚劲的手指抚上青弦,可知《凤求凰》?此曲开始奏了,深情的味道伴着主人些许的羞涩,萦绕在黑子身边。

“哲也,此曲我赠于你。”

赤司的声音没有波澜,猜不出他的内心……

“征君,为什么?”

“因为我要自私一回……”挨近黑子,赤司低沉的说着。

——“征,”他躺在赤司的膝上,叫他的名字,

“能被你接纳真是太好了。”

“嗯。”

赤司玩弄着黑子的碎发,一手撑在琴上,双眼轻松地合着。黑子看着夕阳下的赤司,本就耀眼的王者一般的存在又披上了一层光辉。想起方才情热之中,赤司征十郎所赐予他的亲吻与拥抱。呼吸交错,手指缠绕,第一次见到如此的赤司,失去了平日里的严厉自持。他的吻柔情到黑子几乎晕厥,却又不舍得逃避,最后的那个拥抱,温柔得让人窒息。

黑子想伸手去触碰,触碰阳光下那个温柔的人,但又觉得好遥远,赤司仿佛神话一般的存在,无论手抬的多高都无法抓住他……

“哲也怎么了?”

赤司感觉到黑子的手指靠近了自己,捉住那双细嫩的小手,放在自己唇前轻啄。

“我不想离开你了。”

“恩,等战争结束,我就天天在酒居陪你。”

“我知道,这是作为阴阳师的使命。”

“嗯…哲也放心,就算战斗任务是消除一切魑魅魍魉,我也绝对不会让你死去,离我半步…”

“好,回来以后,还要一起磨抹茶、下将棋。”……

赤司的眼皮挨到了一起,他没有回看黑子哲也的眼睛。

那一晚,风平浪静,太过的和祥,反而令人担心。

作为阴阳师和妖,他们早就做了太多不该做的事情。

而至此,所有的约定,永远只能是约定。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