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鶴司-

高亮,你要取关我就别关注我谢谢。鹤丸是我夫君_(:з」∠)_大概是個新人文手,十分杂食但每对都可逆不可拆(有些也不能逆!),略洁癖。養成中,請多指教。

颜色

〈荼白〉

鹤丸国永是一把很有灵性的刀剑,他是我最有成就感的刀剑。

春天,这个季节我十分喜欢。

万物复苏,五彩斑斓,在自己的院子里能闻到青草香味,在果园里能闻到清甜的果味,我喜欢香的味道,即使是各种各样的香味都混交在一起,也是那么美好。鹤丸被锻造出来的那一天,樱花开得最艳,就好像是生怕他把眼光移去别处桃源,不再留在这个平凡的宅邸。按道理,樱花是没有什么香味的,而那一天我却清楚地闻到了。

“哈哈哈,五条大人,鹤丸是带着芬香的刀剑呢。”

三日月像抱自己孩子那般抱着鹤丸,笑吟吟地告诉我。

我的得意之作生活在这里有些日子了,每一把刀剑都与他相处地十分融洽。尤是小狐丸,几乎无时不刻都黏着那个小小的雪球。

“狐丸哥哥放开我!我要去看月亮!”

“现在没有月亮啦!和狐丸哥哥一起玩啦!”

“我不要!三日月大人的眼睛里有月亮,有的!”

“兄长大人你把眼睛闭上啊!”

“哈哈哈,甚好甚好,来看吧鹤唷,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唷。”

“兄长大人!”

……  ……

三日月一反常态地十分喜欢参与进与鹤丸玩乐的活动,看见小狐丸气恼无奈的将鹤丸让给自己的时候,也好像十分有成就感。明明是个老爷爷了,还这么喜欢捉弄人!

当然了,鹤丸若是不喜欢三日月,也不可能心甘情愿地被他夺了去,两个人相处得意外融洽,大概是三日月的年长气质会让小孩子喜欢依赖吧,常常都能见到鹤丸安心地在三日月怀里玩儿,三日月面带慈祥的微笑,时不时低头嗅嗅他的头发,鹤丸也会换笑着看他,这时候,当然是少不了在一旁不满着闹腾的小狐,活像一家人呢哈哈哈!

家里能有这么一群可爱的刀剑,我很开心,舍不得任何一个离开我,即使大多都是我祖父的作品,但长期跟他们在一块生活也收获了很多欢乐。鹤丸呢,更是不舍得他了,我曾经的刀剑,都被送去了战场,会感到自豪,但也有心疼不舍,那些孩子现在都还好吗?大概有些已经被破坏了吧……看到鹤丸的笑脸,我决定以后,再不为军队锻造战用刀了。

就这么过了几年,鹤丸长大了,个子高了,长的更俊了,却越发调皮。

“哦!三日——月!”

我正和三日月品茶聊天,突然窜出的鹤丸,吓得我茶杯都落在了地上。

“哈哈哈,鹤唷,怎么可以吓唬主上呢?”

“哈哈!吓到了吗?五条大人!”

我语塞,明明是来吓唬三日月的,却把我吓到了。

“你们两个联手整蛊我啊!”

“哪里敢,我是来吓三日月的嘿嘿。”

“真是的……”

即使长大了,鹤丸却还是没大没小地往三日月身上黏。

“鹤丸,下来,没大没小的!”

我严肃的命令他,还没等他回嘴呢,三日月却开口了。

“哈哈哈,没关系的,五条大人。我很喜欢鹤呀。”

我很喜欢鹤呀,鹤一直陪着我吧,鹤真是可爱呢……

三日月和鹤丸的感情总是那么亲密,真是很像家人,是爸爸和父亲那样的感觉。

鹤丸为什么如此纯白呢?“大概是因为他的纯洁可爱吧。不是雪一样寒冷的白,不是冬日里天空的苍白,而是带着温暖的荼白,即使也是白色,却好像阳光暖暖的。嗯,是荼白色的,我喜欢的那种白色。”

评论

热度(32)

  1. Mamn-伏鶴司- 转载了此文字